jv717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番外 令人憂慮的燭晝之軀 (6600)分享-pb6ar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
“糟糕。”
冰凝虚空中,银色的光流在空无黑暗中,拖拽出长长的痕迹。
正在驾驭天神刻度的力量,回归地球宇宙的苏昼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他语气带着惊愕:“我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能忘记也就代表不重要吧。”
我的群员是大佬
而刚才一直都在沉思的雅拉此刻也随口回话。
而和一般捧哏会说的‘啥事’不同,祂直接进行了一个火上浇油:“反正也忘记了,过去了就过去,就当它不存在吧。”
BlackWhite亡春
苏昼对此不以为意,显然是习惯了雅拉行为。
他此刻幽幽道:“雅拉,我好像忘记问一下世界树的事情了——黄昏显然强的有点匪夷所思,世界树是不是A上去后又被打回封印了啊?”
“而且祂们当初是怎么打起来的?看黄昏那样子,虽然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觉得祂脑袋有问题不可能是正确,但只有一个人的时候,祂肯定不会主动出手吧?”
“啊这。”
雅拉也愣住了一下,露出了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表情,蛇尾巴晃了晃:“我也忘记了……糟糕,明明是大道之树的委托来着。”
但很快,祂就宽慰苏昼,不以为意道:“但是别担心,苏昼,神木比你想象的要强大的多,大道世界联手可是能和黄昏对峙的,虽然一个人我也觉得祂凶多吉少,但既然你能把全新的燃薪神木种出来,证明祂情况起码有在好转。”
“代表着存在的伟大存在,祂的生命力超越所有已知心智的想象,想一下,埃安世界有人传承希光之道你就能复活,更何况还有神木存在的世界树?”
“有道理。”
苏昼想了想,觉得确实——黄昏世界群还能种出神木,证明对方大几率也没真的很惨,估计只是被迫和黄昏一齐自闭了一段时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所以他就干脆地将这件盖棺定论:“看来也足够和大道之树交差了。”
“确实。”蛇灵点了点头:“估计你把燃薪神木种出来的瞬间,大道就和世界联系上了。”
“等回地球那边后,等大道之树的消息吧,在这方面,祂肯定比我们灵通。”
不过,话是这么说,最初究竟是谁阻隔了世界和大道之间的联系,苏昼和雅拉并没有搞明白。
除却青年之前接触过的那些伟大存在外,几乎所有其他伟大存在都有可能性……那些想要制造出怪物的家伙,或许是为了更崇高的目的,亦或是为了一些苏昼暂时不理解的缘由,但的确作出了恶事。
“黄昏讨伐战,是封印多元宇宙的起源。”
重生我的時代 青山鐵杉
想到此处,苏昼不禁低声喃喃:“但是黄昏却并不是这个多元宇宙的敌人……那些想要制造出怪物的家伙,无论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这样贸然引动伟大封印震荡,引动世界和黄昏对立,都是在威胁我们的多元宇宙。”
“再加上那些搅屎棍一样的黄昏眷属,那些虚无教团——啧,他们怎么就学不会黄昏那样,学会‘等待’啊?”
苏昼的抱怨充满真情实感。
对此,雅拉倒是看得很开:“你仔细想想,和黄昏一样等待的眷族眷属,你还会知道他们的存在吗?”
“咦?”苏昼微微一愣:“这么说来,也对……”
而蛇灵甩了甩尾巴:“是吧?所以你能看见的所有黄昏眷属,全部都是不会等待的。”
虽然一开始面对黄昏的时候又是震惊又是惊愕,显得很逊。
但是确定黄昏并非一切的主谋后,雅拉很显然地松了一口气,又精神了起来。
和苏昼不同,深知黄昏实力,还有怪物出现意义的祂从一开始就无比忧虑,忧虑‘黄昏’可能做出的改变……忧虑对方不仅仅是等待,而是打算加速这一过程。
无论是哪一位伟大存在,都会忧虑一个不想再等待的黄昏可能做出的事情。
而上一次,黄昏展露出些许改变征兆的瞬间,就是黄昏讨伐战发起改变的瞬间。
虽然结果是黄昏仍然自闭,乃至于进了封印多元就像是进了家门一样,但这也并不妨碍那场战役带来的结果。
确定黄昏一切如常后,显得很逊的雅拉也精神起来:“比起这个,还是快点回地球,找到伟大封印碎片剩下来的最后那个。”
“终寰镇印的线索,就在黄昏眷族手中,苏昼,将那些家伙送去见黄昏吧!”
“那当然!”
綜壹拳超人 反光鏡
苏昼点了点头,他虽然不是很能理解诸位伟大存在对黄昏的看法,但是对于黄昏眷属眷族,那的确是不用讲什么道德武德。
反正无论是围殴,下陷阱还是下毒,都是没意义.jpg
想到此处,青年又不禁皱起眉头。
“唉。”
他抬起头,看向地球宇宙的方向,轻叹一口气:“话说回来,也不知道我的身体现在究竟怎么样。”
“这一次,我携带了大量和黄昏相关的重要信息,如果我的肉身是完全体,那么面对那几个虚无教团歼灭使,估计也可以不落下风……但倘若受创颇重,恐怕还是需流浪一段时间了。”
虽然未来危机重重,令人心生忧虑,但是生活就是如此,不可能事事随心。
定下心神,青年没有继续思索多余的事,他继续催动天神刻度的力量,朝着故乡归去。
掺杂了青紫色光辉的银星,正在虚空中闪烁。
山村棺材鋪
而封印宇宙,银河系。
亿亿万万,无穷无尽的群星,正如同天幕中纷落的雨水那边,自遥远的视野尽头处飞驰而来,朝着位于星系边缘处,一颗漆黑的星体要塞飞驰而来!
那是光束,是粒子洪流,是魔法,诅咒,导弹,炮弹,乃至于一切人类能想象,不能想象的攻击方法!
炫目且刺眼,满溢着玄奥繁复气息的无数超凡攻击,震荡着银河系边缘的星云之辉,在漆黑的河外边缘处,激发起宛如数十颗超新星爆炸一般的闪光!
但是,就在这亿万光辉聚焦的中心,漆黑的星体表层却流转着五彩斑斓的黑。
无论是任何攻击,是超质量炮亦或是灵能闪电,在命中这黑色的‘无何有止境’时,便全部就像是将是手中的钱投进了一个漆黑的深池,既没有声音,也没有泛起水花,就像是虚无一般毫无意义。
数十只舰队的合击,超过十几位强大的仙神级施展自己的神通和法术,却都像是早晨玻璃上的雾气遇到阳光那般烟消云散,被黑色的裁决死星防御层抹灭。
黑暗的宇宙中,白色的能量雾气飘散,只有黑色的星仍然屹立不动。
【究竟是什么怪物……他怎么能越打越强?!】
【刚才,刚才这个死星要塞的气息上升了吧?他居然能吞噬我们的攻击来成长?!】
【不,不是吞噬我们的攻击,而是他在学习!】
繁杂的黄昏舰队联络频道中,充满了恐慌和质疑,但归根结底,黄昏信徒也从不畏惧死亡,所以恐慌和质疑很快就被压下,取而代之的,是敏锐且精准的分析:【他并不能汲取我们的能量成长,但是却可以模仿我们的攻击方式,然后用肉体复现!】
【他真正的食物,是那些被我们击毁的舰船,还有漂浮在银河系边缘的零散小星体以及星云物质……大家别害怕,他最多就是个强化版噬星者而已!】
——这已经足够恐怖了好吗?!
心 魔法與劍 天使最後的淚
即便是不怕死的黄昏眷属,也觉得这个说法颇为离谱……强化版的噬星者?众所周知,虚无教团四大歼灭使之一,不就有一位是噬星者吗?
虽然那位噬星者大人肯定以一般的噬星巨兽要强,但是这位烛昼难道不也一样?
他甚至就是斩杀了那位噬星者歼灭使的家伙!
盛少,蠢蠢欲动 菲安
虽然想是这么想,但是黄昏舰队仍在尝试这一场无望的追击。
亦或是说,逃亡。
是的,黄昏眷族现在,其实是在逃亡。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他们似乎是追逐苏昼一路追出了银河系,如今已经开始和对方在第二悬臂边缘处打转了。
但实际上,他们其实是在规避身后正在逐渐合围,追上前锋部队的银河系各大势力联军。
而其中的主力,正是瑟诺斯提亚人的黄金舰队!
如今的情况,就是地球舰队和苏昼(肉体)在最前方领跑,黄昏舰队紧随其后,而银河系联盟联军紧跟在后。
虽然还有更多黄昏舰队,以及更多银河系文明的联军正在整个银河系范围内打来打去,赫然是灵气复苏,灵能归来后整个银河系文明圈最大的一次战争,简直可以称之为‘新纪元第一次银河系大战’,但目前这场战争的焦点,还是在位于第二悬臂根部边缘的地球舰队上。
裁决死星并非只是一味地防守,他也会攻击,随着吞噬了大量一路战斗来留下的各类舰队残骸,此刻的裁决死星已经就像是一颗小行星那样庞大,全长已经超过了五百公里,通体由高强度合金组成。
它浑身上下,一共有八个巨型坍塌点炮口,随着外壳装甲的退去,无何有止境防御层的解除,水晶一般的灵能聚焦点浮现在太空之中。
而后,不可思议的能量便在其中涌动,聚焦,最终凝聚为几近于‘坍塌’的灵能特异点,朝着敌对舰队发射而去。
每一次发生,都像是太阳氦闪一般,先是极致的暗覆盖寰宇,然后便是一道光撕裂极黯的深渊,朝着猝不及防,也无力阻挡的黄昏舰队喷涌。
一条直线上的无差别毁灭就此降临。
虽然绝大部分黄昏舰队都能提前预测这恐怖到极点的攻击,但倘若它们的背后有着星球,亦或是闪躲不及的话,那么他们便可以看见异常盛大的星体物质喷流的爆发,亦或是归于虚无。
在经历了为期近两年的连续逃亡和战斗后,裁决死星的力量,尤其是破坏力,已经提升至歼星舰的级别。
虽然他原本也可以歼星,但是现在的裁决死星力量,却可以说抵达了一个临界点——它可以同时对复数太阳系的生态造成不可逆的威胁,甚至摧毁太阳的平衡,造成一整个星域的崩灭。
再向上,恐怕就不是天仙的境界能够描述的了。
虽然这两年的时间内,整个银河系的诸多强者和文明都在拾起过去的技术和力量,快速恢复自己原本就拥有的能力。
但是这一切和苏昼比起来,还是显得有些慢了。
而且,最恐怖的事情,并不在于这里。
最恐怖的地方,在于裁决死星的‘吃’。
“报告!汤缘舰长,元帅肉体又开始躁动了!”
裁决死星之上,内部操控室中,紧张的通报通过层层传递,迅速地来到了一位面色苍白的年轻男人手中。
風雨神州之縱橫天下 千古風流
而递交报告的军官面色紧张,他忧虑地看向操控室四周灰银色的金属墙体,咽了口口水,然后小声道:“舰长!元帅的肉体消耗能量太多,马上又要进入掠食状态了!”
“冲击很快就要出现,请下令让正在外出采集物质的队伍从死星表面回来吧!”
“放心好了。”
而坐在操控室中枢最中央的座位上,汤缘在轻叹一口气后,便缓缓站立起身:“物质回收小队早就已经回来,他们很清楚现在应该做什么。”
“比起这个……我更加忧虑的,还是部长肉体掠食状态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了啊。”
此时此刻,汤缘的双目中,透露出的是明显的‘不安’。
自一年多前,烛昼·裁决死星状态出现后,各式各样莫名其妙的改变和升级,就总是降临在苏昼留在地球宇宙的肉体之上。
有些时候,只是简单的传感器升级,而有些时候,就会带上可再生的活金属装甲外壳,而更加古怪的时,有些时候的升级只是给裁决死星内部的操控室里面填了几株树苗,似乎是当做盆栽的观赏植物。
地球舰队上并没有神木一系的修行者,自然看不出那些盆栽一个个都是烛昼·神木形态的变种,更看不出其中有棵树看上去像是七首大红龙,但是总的来说,裁决死星的确是在不断进化,变强的。
但问题也就在这里了。
变强,也需要消耗。
“哎……”
想到这里,汤缘不禁露出了痛苦面具一般的表情,他抬起头,看向监控屏幕中央的情景,那漆黑的宇宙深空,目光深邃无比,还有一丝空洞:“他怎么能吃这么多……明明人形的时候看不出来啊……”
“不对,隐约还是能看出来的?”
在汤缘目光聚焦之地,曾经是一颗漂浮在黑暗真空中的小行星。
它有着岩石和冰的双重外壳,内部有着高纯度的金属结构,可能是一颗行星碎裂的星核经过漫长的时光飘荡至此地。
所以,在几日间,来到这周边的裁决死星,便将那颗宽高七十多公里,长达一百二十五公里的陨石,全部吞噬一空。
这就是结束?
想多了!
就在这里停留的那段时间,裁决死星和陆续来袭的黄昏舰队交战了八次,每次黄昏舰队都会留下大量舰队残骸,这也是裁决死星的事物——无论是灵态飞船,生物体飞船,金属飞船,岩石飞船,亦或是其他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飞船,死星来者不拒。
他有什么吃什么!
小行星,飞船,敌方的能量光线和炮弹,甚至是路过无辜的太空野兽,不明所以就被吃掉的气态星原生生物……所有的一切,都逃不过裁决死星的‘原材料回收端口’!
甚至他还能一边吃一边复制,当场就用几近于,甚至超过原版的火炮光束轰回去!
除此之外,吃得嗨了,死星还会胡乱放炮,随机瞄准可能存在黄昏舰队的方向进行重火力直击,简直就像是放烟火一样,每次释放都能吓的双方一大跳,无论是地球舰队还是黄昏舰队都是如此。
这还算是好事,因为起码裁决死星有的吃。
在穿梭过第第三旋臂空洞区,抵达第二悬臂根部边缘时的大跃迁的中途,既是为了保护,已经快要废弃的地球舰队中人,也是为了充饥,裁决死星毫不犹豫地将整个地球舰队都吞入腹中,消化殆尽。
此时,整个原·地球舰队成员,如今都在裁决死星内部。
死星内部有着一部分物质循环区,可以进行种植养殖,虽然他们没有带动物,但是吃点土豆总是没问题。
即便是在死星上种土豆这种事情,听上去非常黑色幽默,但这也是地球舰队众人唯一能吃的安全食物了……
除非,位于死星外围的物质回收小队能带回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被证明过可以吃的安全食物。
裁决死星吞噬宇宙飞船,并不是什么都吃,除却高纯度的合金和生物质外,绝大部分零碎的东西都会被遗留在死星的表层,成为一层遍布无数零散物件的‘垃圾场’。
物质回收小队,正是前往裁决死星表层,回收这些零散物件的小队。
他们希望能从这些零散的小物件中寻找到一些可能有用的外星零件,亦或是作物种子和信息。
所有原地球舰队成员,都曾经见到过裁决死星因为过度饥饿作出的事情——它赫然直接转向,直接朝着黄昏舰队冲锋,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惊愕中,一路使用强引力牵引,将所有体型较小的飞船拉扯至自己体表。
一边吃,它一边用这些飞船作为护盾,在黄昏舰队内部大闹了一番后,才心满意足,大摇大摆地回去。
那个飞行轨道,倘若是个人,走出去一条街就要被打断三次腿!
而在这期间,不仅仅是黄昏舰队一方陷入了莫大的慌乱,地球舰队一行人更是心都悬到了嗓子眼——毕竟看着自己在漫天光炮中来回穿梭,简直就像是在酸雨中跳华尔兹。
黄昏舰队主力舰的旗舰攻击还是能打穿死星防御的,完全是依靠死星精妙到极点的本能微操,他们才能得以幸存!
好几次,汤缘都惊恐地看见,黄昏舰队中,那几艘主力歼星舰的引力波动炮擦着边从裁决死星旁边飞驰而过,轰中旁边的一颗星球,当场就将那颗星球表层轰的像是揉碎了的蛋黄酥。
危险?
这个银河系中,有啥事情,能比他们现在做的危险吗?!
就连那几头上了贼船的以太巨龙都盘在装甲区下面,等到了交战的时候才会老老实实把头弹出去,当外置光炮。
话说回来,想到那几头以太巨龙后,汤缘又眉头紧皱:“那几头以太巨龙也越长越胖,看起来像球了,简直就像是老家那边的露水史莱姆。”
“而且它们其实吃的也很多!一只一天吃的比我们三十几舰的人员一个月加起来都多几百倍了——真的就一直让它们白吃白喝吗?”
“这个不用担心,舰长。”
而一旁的军官宽慰道:“它们毕竟也一直都在为我们出力,和黄昏舰队交战。”
“等到它们就连战斗都不愿意的时候,养肥了也好吃呀!”
这位军官说话时,很明显地咽了口口水。
实际上,想到以太巨龙那看起来非常柔韧滑嫩的内层肌肉,就连汤缘也都下意识地咽了口口水。
吃了两年土豆,也不怪他们精神稍微有些扭曲。
这样的对话,倘若让以太巨龙们听见,肯定会令这些误上贼船,本以为可以学到点什么知识,结果只学会吃的宇宙巨兽瑟瑟发抖。
但汤缘心中,其实并没有这些世俗的想法——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在咳嗽了一声后,便将话题扯会正题。
“不管怎么样,必须要控制住部长的躯体。”
在操控室中来回渡步,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心中思索:“再这样下去,不谈部长躯体越来越频繁的掠食状态,会大大增加危险,降低生存几率。”
“等到部长回来,看见自己的肉体变成这个样子……呃。”
他不寒而栗,打了个寒颤,但汤缘还是很快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总之,裁决死星必须要有一个操控者!”
“我虽然有权限,但是控制的力度天地,指令也不够明确,以至于胜不过部长的肉体本能……所以必须要有一个足够专业的驾驶员,来驾驶这具强大到了极点的肉体!”
“这样,才能最高程度上保证我们的生存几率,也能更好的微调部长躯体的形态,更加适应接下来的战斗!”
道理是这个道理,毫无疑问,汤缘想的都没错。
但问题在于,去哪里找呢?
裁决死星一路被黄昏舰队围追堵截,在银河系各大边缘地区来回奔逃,一直都时间沟通本地文明,亦或是和地球联络,他们现在想要培养一个驾驶员也没有技术和能力,空想是没有意义的啊。
年妃進化錄
哪怕是想要对裁决死星进行加工,增添更多的操控室……可是他们也加工不动啊!
所以问题还是回到了最初。
我和古玩的那些事儿
“怎么办,舰长?就让元帅的躯体继续掠食吗?”
军官忧心重重地询问:“看样子,黄昏舰队似乎又要发起一次总攻,我们安危堪忧啊!”
漫长的沉默。
随后,汤缘心累的声音响起。
“算了……爱怎么样怎么样,让他大吃特吃吧!”
不过,无独有偶。
银河系,太阳系,地球。
一场极度机密的会议,正在三十六圣中央委员会中召开。
而两位特殊的人物,也例外加入了这场事关正国,事关地球未来命运的会议。
会议的内容并不长,最终的结果很快就下达。
【综上所述!】
道圣肃然地声音,网络空间中的会议大厅内回荡。
【瑟诺斯提亚长老团使者,以及其他银河上国使者皆已至地球,事态已经非常严重,我们必须知道苏昼如今的状况才能做出判断。】
【所以,邵霜月,九溟,国家已经决定了,就由你们两位先驱空间探索者,凭借自己可以通过先驱空间跳跃的能力,作为信使,前往地球联合舰队所在之处,交换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