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我的帝國 起點-1433行李閲讀

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我的帝国
“回去我就申请调令!有她没我,有我没她!”中校恨不得把头盔摘下来摔在地上,咬牙切齿的看着远处正在冒烟的那个浮空山,恨恨的说道。
他身边,一个副官开口安慰道:“算了……算了!芬妮队长平时不是挺善解人意的嘛……也就是……”
“也就是什么?也就是什么?她就是个泼妇!”中校队长大有一种“你不拦着我,我就去打死她”的气势,话语之间那叫一个硬气。
下一秒钟,耳机里面传来了芬妮的声音:“亲爱的……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你忘了切换频道了!”
亲爱的那三个字,在这个瞬间显得那么的杀意满满。中校吞了一口唾沫,下意识的语气就软了起来:“这,这不是……这不是在属下面前,在属下面前装装样子嘛……给我留点脸面,留点面子……”
“好,等这场仗打完,我在跟你满满算今天这件事情。”芬妮哼了一声,然后这一次真的关闭了通信器。
“看什么看……我差点儿被你害死了!”中校看着自己的副手,气就不打一出来。
他郁闷的开口说道:“这下好了!你也不是不知道,她上我妈那边一哭一闹,我妈就能把我打骨折了!”
那个属下抬头望天,假装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反正在这支部队里面,谁不知道中校怕老婆这件事情?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当然了,谁又不知道,那个芬妮看起来娇娇小小的,不过可是一个正经完成了等级晋升的法神!
想想看,一个在特种部队这样变态的军队里面保持百分之九十七决斗胜率的狠人,可不是谁都有胆子挑衅的。
就目前这种情况看,站队也当然是要站芬妮队长这一边,至于说中校……放心吧,中校也是芬妮队长的……咳,咳咳——他也是芬妮队长的人。
另一边的战场上,天剑神宗从四面八方撤退下来的剑修们,拥挤在空地上,成了爱兰希尔帝国远程炮火的绝佳靶子。
天空之中,已经杀到的天空战舰正在击中炮火,猛烈的轰击着特种部队提供的坐标。
这些挤满了敌军的地方,现在正在不停的爆炸,就仿佛是人间地狱一般。
密密麻麻的剑士不顾一切的想要越过爱兰希尔帝国单薄的防线,可他们发现自己的努力,根本没有任何的回报。
数不清的炮火砸在他们和敌人之间,谁要想穿过这片死亡地带,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剑士们,奋不顾身的通过了炮火覆盖的区域,然后就被密不透风的电磁武器击倒在地。
爱兰希尔帝国的增援已经到来,乘坐着直升机空降的伞兵也已经开始填充到防线之中。
有了这些士兵的补充,整个环形防线正在一点一点变得完整,而想要回到宗门的剑士们,也随着他们不断的被击退,变得越来越焦躁。
“绕过去!绕过去!”一个老剑士带着一些同门在拥挤的人群中艰苦的跋涉。他们可没有什么直升机也没有什么运输载具,别说汽车了,自行车也没有一辆。
在这样的情况下,绕路就只有一个下场:和其他剑士拥挤在道路上,谁也没有办法再继续前进。
一些剑士走下道路,来到了已经沙化的农田里,很快就发现许多辎重都已经无法携带了。
他们的鞋子里满是沙子,他们背负着各种物资寸步难行,他们时不时被俯冲而下的导弹还有其他武器骚扰,总之他们每走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本来一天就可以走完的路程,在一片混乱的情况下,两天也未必能够走完。
根本没有什么像样指挥调度的天剑神宗剑士们,这个时候才发现战争一点陷入混乱,他们一旦陷入到劣势之中,一切就都是一场灾难!
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负责带队的剑士开始找不到自己的同门弟子了,那些讲师们离开了自己的剑峰,也无法有效的控制同一座剑峰的剑士。
到处都是走散的人,到处都是寻找同伴的人,到处都是迷路的人,到处都是不知所措的人。
无法轻易的分辨某人是不是已经战死了,也不知道这些失踪的人是不是投降了。
没有人知道那些找不到的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只是走散了还是已经穿过了剑桥回到了宗门。
这些如果放在爱兰希尔帝国,那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指挥失误,就是一个谁也负担不起责任的事故!
可这些放在天剑神宗,一切就都显得那么的自然,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混乱。
天剑神宗在过去的数百年时间里,还从未集结过如此巨大规模的部队,当然集结了这样规模的部队之后,他们也没有经历过如此巨大规模的溃败。
实际上他们本身其实只是撤退而已,开始的时候也并不是一场溃败。但是缺乏组织经验,让天剑神宗的指挥官们,硬是把一场撤退指挥成了一场溃败。
靠近剑桥的部队不顾一切的返回宗门,在外围防御的部队大部分甚至都没有得到撤退的消息。
大家互相猜忌,互相隐瞒,互相拖后腿——最终就好像是被蜘蛛丝缠绕起来的昆虫一样,越挣脱越被缠绕的窒息,最终只能坐以待毙。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抵达圣教城,准备坐镇这里掩护大部队撤退的天剑神宗七长老,满沉如水的从飞舟上跳了下来。
他背着手看着迎接他的宗门讲师,很是不悦的开口问道:“我听说,落锤山刚刚稀里糊涂的丢了?”
“长,长老赎罪!”为首的一个讲师低头抱拳,压低了头颅说道:“军心大乱,弟子们各自为战,实在是,实在是……”
“够了!”七长老呵斥了一句,打断了对方的解释:“我想听的不是解释!立即安排人手,加固这个城池的防御!我们要在这里坚守下去!战到最后一兵一卒!”
“是!”几个都已经收拾好行李的讲师,互相看了一眼,抱拳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