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峽谷正能量 Iced子夜-第八百九十六章 李氏一族的天賦技!鑒賞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有些人屡败屡战,
叫精神可嘉。
有些人屡败屡战,
那只能叫头铁。
“XIN这是…二二三四,再来一次?”
主持解说台上,哇哇和米乐两人见状也不由对视了一眼。
米乐摩挲着下巴,语气有些蛋疼的说道,“有一说一,我解说过不少峰哥的比赛,但抓上失败还再来一次的,基本上没有吧。”
哇哇也想了想,旋即点头道,“可能有,但也不超过两个。”
他笑着说道,“大部分打野打KG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况?很多新人想着,峰哥难抓是不没错,但我不能上来就认怂啊,基本上都要象征性的抓一次的。”
旁边的米乐闻言也点了点头,笑着接茬道,“没错,抓不抓得死靠实力,但抓不抓就是面子了。”
两人正说着,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那个豹女已经再次来到了上路。
Theshine是个“爱兵如子”的人,和Uz1差不多,前期的传送与其拿去支援队友,还不如线上多吃点兵和经验。
因此阵亡后刚一复活,他的蛇女就直接传送上线了。
Theshine上线刚补没几个兵,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转头发现了熟悉而又陌生的豹女。
下一秒,两人眼神交汇。
“你来了。”
“对,我来了。”
“刚刚我死了。”
“我也死了。”
“那这一波…”
“他死!”
XIN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这样的对话,他觉得以他和Theshine的默契度,哪怕不说话也胜过了千言万语。
上一波对面冰鸟有闪现有蛋,被打了个一换二,一方面是他们操作配合有问题,另一方面可能也确实没什么办法。
这一波,冰鸟啥都没有。
凭什么不死?
所以刚到了最后,XIN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恶狠狠地,看上去很是些凶残。
但Theshine脑子就有点懵。
刚刚从头到尾,他就看着自家打野小老弟搁那做表情,最后满脸的穷凶极恶。
嘛意思?
不给抓就要打人?
那行吧…
Theshine这个人属于操作吊,脾气好的。
无论是排位还是比赛,可能因为他经常玩一个奇葩上单搞队友心态。
有道是搞人者,人恒搞之,因此他也做好了随时被搞的准备。
打野想抓,那就来吧。
一时间,AG的上野两人“意念交流”竟很是融洽。
事实上,抓上这种事情能不能成,还是得看李秀峰给不给机会。
上路,李秀峰回到线上后,心中很快有所警觉。
他这波也没省传送,看到Theshine交出了TP,李秀峰也直接T了塔下。
那在没传送的情况下,被对方抓死一次,对于上单来说伤得就不止一点半点了。
换成别人,或许也就怂了,直接用走位表示我“看到”你了劝退。
但李秀峰却不是这种风格。
LPL的主持台上,米乐有些纳闷地说道,“峰哥这走位,等会儿,我有点晕乎了,你说他到底是有没有嗅到不对?”
其实这也难怪米乐纳闷。
上路,李秀峰冰鸟的走位相当“缥缈”。
换句话来说,给XIN的感觉就像是看文字动作片一会儿可冲,一会儿又发现不可冲。
“薛定谔的上单!”哇哇脱口而出。
他接着继续道,“你以为能抓,其实不能,你以为不能抓的时候,其实又能,我觉得峰哥现在应该是不确定对面的打野在不在,所以他想要通过这种迷踪步来试探出对面打野的位置。”
不确定吗?
听到哇哇的话,米乐也不由点了点头。
这的确是很多职业比赛中,一些选手的惯用套路,我不知道你在不在,那我就假装你在,逼你出来。
逼不出来,那就是不在了。
关于这一点,哇哇是这么认为,米乐是这么认为。
就连当局者的XIN在稍微迷惑了一会儿后,眼神中也忽然一下子恢复了清明,似乎穿过迷雾看破了事情的真相。
既然这样的话,
那XIN不妨也将计就计。
在对方最给机会的时候,他放弃这个机会,他想要的是下一次最大程度的降低对方的警惕心。
然后…
一丶击丶必丶杀!
不过值得可虑的一点是,对面的打野奥拉夫现在的位置不太明朗。
按理说。上路被抓了一次,对面的上单没闪没错,他们家的Theshine蛇女也没闪,奥拉夫说不准就会来上路抓一次。
那对方先出手还好,XIN要是先出手的话,嗯,Shine哥就炸穿了…
但没想到瞌睡有人送枕头,XIN这边正担心着。
这时,下路宝兰在河道的真眼上,突然出现了奥拉夫的身影。
厂长似乎在真眼上蹲了下,然后才意识到了不对,转头连忙排眼。
啊…
就这?
看到厂长的“老年人”反应,XIN差点没笑出声来。
当然,更让他开心的是对面打野暴露了位置。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现在确定没在下路,那现在岂不是意味着上路已经可以动手了?
比赛时间八分钟,这会儿两边的上单都已经七级了。
XIN在对方“故意卖屁股”的时候按捺住冲动,放松对手的警惕,刷了组石头人后,他觉得,卷土重来的机会来了。
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XIN记得这句话。
因此他这波没从河道上来,而是选择从塔下沿着上路靠墙的草丛,一路神不知鬼不觉地悄悄摸了上来。
现在,他们还需要一个机会。
XIN和Theshine再次对视了一眼。
片刻后…
XIN:懂了。
Theshine:???
你又瞅我干啥?
好在打比赛不可能不交流,XIN等了下看Theshine还没动作,忍不住催促道,“Shine哥,找机会动手吧,这波必杀。”
Theshine:……
你早说啊。
上路的兵线这会儿在河道位置,略微靠近Theshine这边一点。
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只见Theshine上前一步,一个极限距离的剧毒迷雾撒出。
但没有闪现拉近距离,李秀峰走位又一直很小心,蛇女这个W放的就比较一般了。
李秀峰往前没两步就走出了减速范围,这时,他的冰鸟回头,嘴里吐出一个大冰雹。
Theshine见状眼睛微微一眯。
打野帮不帮抓,是打野的事情,可在对线这一块他不想输。
就是现在!
仿佛预判到了李秀峰走出毒雾后这个回头一般,Theshine的蛇女原地一顿,猛地喷出一片锥形的青色沙尘。
石化凝视!
“噢噢噢…噢嚯?!”
解说台上,哇哇提起的语调,后面突然一下子惊讶了起来。
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就在蛇女喷大的瞬间,冰鸟的英雄模型宛如抽风一般,鸟头前后来回原地鬼畜了一下。
以至于他放Q的时候,人是回头了没错,蛇女也的确给出了大招。
可李秀峰偏偏就没被石化到。
永不石化?
这难道是李氏一族的天赋技?
……
“啊这…这也行?”
解说台上,米乐瞪大了双眼。
“一秒!不对!零点五秒的转身躲大招。”哇哇觉得有点梦幻了,“峰哥这光靠鼠标右键应该没机会吧。”
米乐跟着点了点头,猜测道。“唔,我估计要么是点地板,要么就是按S了,否则这个转身我看着也太魔幻了。”
“就算那样,我还是觉得魔幻。”哇哇苦笑着摊手,“你说这反应和手速正常人能做到吗?”
游戏比赛中。
“我艹。”
Theshine心想。
尽管蛇女的大招有一点施法延迟,所以才有R闪的空间。
这波Theshine不是R闪,但他在放这个大招前,心里觉得是个人就必中的。
很可惜,对方似乎不是…
结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一旁的XIN却是两眼放光。
足够了已经。
这波Theshine蛇女的大招虽然没能够正面命中石化对手。
但是,蛇女即便是命中背部除了伤害外,还有高达百分之四十的减速。
更重要的是,对面交出了Q技能冰雹。
上一波XIN的豹女就是扑空后,又被冰雹给砸晕在了塔下,才在打出蛋的时候不幸被塔打死。
这一次显然不一样了。
XIN没有急着出Q然后W上去,他怕自己又像上一次被冰鸟的墙在落地的时候卡到蛋,而是先跟着走A了起来。
而对方似乎有点石乐志,先手给他来了个冰墙挡路。
能挡住吗?
嗖——!
一发标枪悄然飞出。
命中了!
XIN顿时眼睛一亮!
一声嘶吼,豹女瞬间化身美洲豹,一个猛扑就飞跃了墙壁呼啸袭来。
给爷死!!!
可不了XIN人还没落地,身下的草丛里冷不防出来一个小炮…小炮个锤子,是波比。
XIN的心中顿时“咯噔”一下。
糟了!
果不其然,豹女矫健的身影刚飞过波比的头顶,身体蓦然一震,旋即就不受控制地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波比嘿然一笑,小小的身体却蕴含着大大的力量,猛地擒抱豹女柔软的腰肢,小腿一蹬就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英勇冲锋!
前方,是一堵冰墙。
豹女刚飞跃而过的冰墙。
啪叽——!
豹女整个人一下子被壁咚撞晕在了墙上,撞得七荤八素。
偏偏这时,脚下一圈暴风雪冰鸟大招降临,他的血量瞬间唰唰猛掉。
我尼玛…
对面打野不是抓下吗?
辅助怎么会在上路?
……
“对面的豹女懵逼了估计。”
KG的语音里,Kake笑吟吟地说道,“波比本身是个上单英雄,出现在上路也很合理吧?”
说完,他看着豹女的血量,眼中微芒一闪。
呼呼呼——!
仿佛大风车一般,波比手中的大铁锤忽然在他的手中急速旋转了起来,蓄力了没两秒便猛地一锤砸向了地面。
同一时间,Kake面露歉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峰哥,这人头我…”
“呵呵,谢了。”不料他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被李秀峰打断了。
???
Kake的脑袋上冒出了问号。
下一秒,看着划过他脸庞的那个闪耀着寒光的冰锥。
Kake的思绪仿佛一下子被拉长,脸上出现了一闪而过的错愕。
豹女没死。
因为他这个大招的伤害还差了一点。
但李秀峰的这一下,被强化后的双倍E,完美的补上了最后的伤害。
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只见残血的豹女被大锤轰然砸飞,一发冰锥紧随其后,在豹女落地的瞬间杀意刺骨。
豹女最后的血量,直接被李秀峰带走,大屏幕上跟着刷出了击杀。
“KG-Phoenix击杀了AG-XIN!”
Kake抢头心切误算血量,
峰哥黄雀后入力挽狂澜。
刹那间,这一波的前因后果就在Kake的脑海中清楚地呈现了出来。
然而电光石火间,Kake的脸上就从错愕变成了赞叹,“妙啊!峰哥这波和我的配合…啧啧,简直绝了!”
这也行?
阿水心里本来还幸灾乐祸Kake抢头失败,没想到从他嘴里说出来,那个大招就像是专门为李秀峰垫刀一般。
你信吗?
但不管信不信,Kake这波借着厂长在下路,他自己突然游走反蹲上路,确实是打了AG上野一个出其不意。
AG的语音里,XIN也陷入了沉默。
不过他总喜欢眼神交流和意念交流,忽然不说话,倒也没人知道他自闭了。
XIN是真有点自闭了。
开局快八分钟,在上半区浪费了那么长时间,连抓两次一次被对方一换二,这次直接成了死亡送葬者。
最心酸的是,临死前的一瞥,对面辅助都比他等级高。
尼玛的!
这合理吗?
“咳咳…”
语音里,Rocky干咳了一声。
作为AG院长老大哥,他这个时候必须要说点什么了,“XIN你憋急着抓,先升鸡,你的等级泰迪泰迪了…”
Rocky用了个叠词,表示你踏么赶紧刷野发育去,别搞上路了,就是一嘴烤肉味的普通话听着让人有点上头。
“啊…我…我…阿巴阿巴阿巴…”
XIN进AG那么长时间,第一次打比赛被老大哥批评,脸上顿时臊得慌。
没办法,职业选手都是网瘾少年,除了嫖老师那种老油子和李秀峰这种老男人,其他人大部分心里再骚现实中也腼腆的一批。
这时,宝兰看出了XIN的尴尬,安慰道,“行了,我们知道你失误了,快发育吧,你等级还没对方辅助高。”
噗——!
又是一刀。
你特么这是安慰人吗?
……
游戏比赛中,就在XIN心里暗搓搓地想着“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含恨离开上路的时候,李秀峰的冰鸟这会儿已经建立的切切实实的对线优势。
八分钟三个头,对面Theshine虽然也有一个头。
但李秀峰这俩人头等回家转化为装备后,上路的线权就等于牢牢在握了。
落在场下观众的眼里,这一幕他们熟悉,以往KG的比赛不知道有多少次李秀峰的上路拿到优势,很快掀起席卷全场的风暴。
一时间,各大平台官方赛事直播间的弹幕也刷起了屏。
“芜湖!峰狗又起飞了?”
“对面打野没买我吃翔,这不是摁送?”
“呵呵到头来还不是峰狗凯瑞?这周厂长怎么没声音了,猪崽继续跳啊!”
“我早说了,看厂长凯瑞也就图一乐呵,真图一乐呵害得看我峰哥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