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ptt-1039、在故事的最後,反派就像大熊貓一樣值得珍惜讀書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曹建德这些下属18号过来拜访后,后面陈汉升的生活也慢慢正常起来。
其实他的生活正常化,也就意味着“小鱼党”和“幼楚党”两边都平静下来了,萧容鱼和沈幼楚都习惯了照顾对方的孩子。
不仅如此,她们还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发短信和视频聊天。
开始时的话题都集中在宝宝身上,比如说“你们今天去哪里散步了、昨天宝宝半夜睡觉时突然说梦话了、气温现在不稳定,忽冷忽热的还是要注意保暖······”
后来拘束感逐渐减少,也会不知不觉聊一点其他事情,某次沈幼楚写硕士论文的时候,萧容鱼不小心问了一句“你们专业的论文难吗?”,话匣子就这样打开了。
吕玉清也不再四处张罗着找奶妈,毕竟在她的心里,小鱼儿没几天就要回国了。
这一切都让陈汉升深深的感叹,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啊,不过是两个闺女在负重前行。
唯一奇怪的是,萧容鱼并没有收到新身份证。
按理说20号前后应该就到美国了,不过国际快件迟个一两天也是可以理解的,可是从21、22、23······一直等到了25号,新身份证依然没有寄过来,萧容鱼就意识到可能出现了问题。
吕玉清听说后去了邮局质问,不过2007年的快递行业没有物流实时动态,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连邮政那边都说不清楚,毕竟这段距离跨洋过海上万公里呢。
所以,邮局只是承诺会仔细查找,如果找不到的话,再按照证件保价的最高额度赔偿1000块······
吕玉清当即就拒绝了,真要找下去估计得拖到猴年马月,还是重新补办一张身份证更方便。
当然这个“方便”仅仅是针对吕玉清这样的家庭条件,我们国家法律虽然没有明确规定补办身份证的时间间隔,但是普通人半个月内想连续补办两张身份证,户籍警根本就不会搭理的。
不过要是换成局长的家里人,那一起都好说了。
这个时候大家还没怀疑陈汉升,一是国际快递丢东西的情况还是常有的;
二是萧容鱼是根据门牌号码落款的收件地址,陈汉升应该不好耍手段吧;
三是大家都还保留一丝念想,陈汉升真的能坏到那种地步吗?
不过办好了再寄过来又得一周多的时间,那样不知不觉就5月份了。
“谁想到邮政会出现问题呢。”
吕玉清和萧容鱼抱怨道:“早知道当时就选择顺丰了。”
“没关系的。”
萧容鱼安慰道:“反正小小鱼儿7个月的生日,沈幼楚已经帮她庆祝过了。”
陈子衿是去年9月19号出生的,萧容鱼是个很有仪式感的妈妈,她每个月都会帮女儿庆祝一下生日。
其实也比较简单,就是给女儿戴个尖尖的生日帽,然后买个小蛋糕,再拍个照留念一下就好了,当然宝宝现在吃不了蛋糕,一般都是妈妈和诗诗阿姨帮着吃掉。
萧容鱼本以为陈子衿第七个月的生日会缺失,没想到在姑姑陈岚的怂恿下,另一个“妈妈”沈幼楚给陈子衿办了个小party。
所以,萧容鱼除了很想念女儿以外,她都没有太多遗憾了。
不过提起这件事,吕玉清愈发惆怅:“宝宝都不和我亲了,前阵子见到我还会伸出小胳膊,现在整天腻在小沈的怀里······”
萧容鱼那边沉默了一会,语气也有些复杂:“陈子佩也是这样的,她现在都不要跟着奶奶睡觉了······”
“唉~”
吕玉清叹了口气,两个宝宝都需要妈妈喂奶,但是换个角度来看的话,其实两个妈妈也需要宝宝给予心灵慰藉呀,所以才会越来越契合。
······
又过了几天到了5月1号,这天是陈子佩7个月的生日,萧容鱼也为她举办了一场小生日。
同样也是买个小蛋糕,不过生日帽是萧容鱼亲手裁剪出来的,然后大家围着宝宝唱起了生日歌。
小小憨包坐在奶奶的怀里,呆呆的看着桌上的蛋糕,蛋糕上面还有上面一根小蜡烛。
烛火摇曳,倒映在她漂亮的小桃花眼里,可爱的小胖脸上都是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萧容鱼趁机把这一幕拍下来,同时发给了沈幼楚。
这种交流已经成了两个妈妈每天都会做的日常,可能用“交流”来形容已经不准确了,用“分享”更合适,只不过是沈幼楚分享小小鱼儿的生活,萧容鱼分享小小憨包的生活。
为陈子佩过完生日后,陈汉升就在书房里继续看着邮箱信件,突然外面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嚯,进来吧!”
陈汉升以为是亲妈,心想这都多少年了,梁太后进儿子房间也学会敲门了。
大概全国母亲都是一个样,陈汉升以前读书的时候,梁美娟进房间从来不敲门的,她还喜欢趁着陈汉升放假睡懒觉的时候,走进卧室拉窗帘、拖地和整理衣服,总之就是“叮叮当当”一阵响。
陈汉升为了这件事还吵闹的离家出走,在王梓博家里吃了两天饭后,然后又没事人一样的回来了。
不过,当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后,居然是萧容鱼。
陈汉升更诧异了,自从到了美国,小鱼儿和自己说的话都没超过10句,而且不论何时见到自己都是冷冰冰的样子。
甚至有的时候,萧容鱼明明是带着微笑和其他人聊天,看到陈汉升走了过来,她的表情就好像空调似的,瞬间从“热风”变成了“冷风”,冻的陈汉升龇牙咧嘴但是又毫无办法。
“哟,稀客啊。”
陈汉升站起身,嬉皮笑脸的说道:“萧主任莅临书房,有什么指示吗?”
“哼!”
萧容鱼都不想看到这个男人的模样,索性撇过头看着窗外,冷冷的说道:“你什么时候让我回国?”
“这话说的。”
陈汉升嗤笑一声:“脚长在你身上,你想啥时回去就啥时回去啊,说得好像我限制你一样。”
一般人估计受不了这样不要脸的回答,不过萧容鱼都为陈汉升生了个宝贝闺女,这个反应还在她预料之内。
“那好!”
萧容鱼伸出纤纤细手:“把我的身份证护照还给我,我马上就能回去。”
“这话说的。”
陈汉升又笑了一声:“那些东西又不是我拿走的,你得和覃英要啊,还是你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这样吧。”
陈汉升装模作样的打开手机通讯录:“我把她手机号码告诉你,报一下你记住,1386666······”
“不要脸!”
萧容鱼啐了一口,记住覃英的号码有什么用,没有这个混蛋男人的命令,覃英又怎么可能把资料送过来。
其实萧容鱼今天找陈汉升有其他事情,这只是个开场白,打破一下许久未说话的尴尬。
“你是不是准备回国了?”
萧容鱼突然问道。
陈汉升本就计划上月底或者这个月初回国,朱赛雯已经帮着把行李收拾好了,所以也坦荡的回道:“对啊,明天就走了,我已经和我妈说过了。”
“我过两天也要回国。”
萧容鱼预计自己第二张身份证很快就到了,她担心的是自己回国后,陈子佩怎么办?
上个月萧容鱼就想和陈汉升谈谈这个问题,不过当时仍然很生气,再加上证件丢失了,所以就延迟到了今天。
“这个问题好解决呐。”
陈汉升轻飘飘的说道:“你不回国不就行了吗,在这里继续照顾着陈子佩,她那么憨那么乖,你真舍得丢下不管吗?”
“我······”
萧容鱼万万没想到这就是陈汉升的解决办法,打算用自己和小小憨包这些天相处下来的感情,进行道德绑架吗?
“我要是不管呢?”
萧容鱼盯着陈汉升问道。
“那就断奶!”
陈汉升毫不迟疑的回答,他是不会告诉萧容鱼,自己早就在美国找好两个奶妈了。
“陈子佩才七个月,现在断奶太早了。”
萧容鱼信以为真,她严肃的劝着陈汉升:“等我回国的时候,你把陈子佩的户口本拿出来,我要带她一起回去,沈幼楚非常想念自己的女儿。”
萧容鱼的神色里满是诚恳,不过陈汉升仍然摇摇头:“陈子佩的户口本也在覃英那里,我把她联系方式给你?”
听到又是这种措辞,萧容鱼就知道陈汉升不会答应的,她的眼神再次冷漠下来,直接转身离开。
陈汉升无动于衷,萧容鱼已经能够为陈子佩考虑未来了,但是这还不够。
陈汉升想要的是,萧容鱼能够在陈子佩的未来里出现,而不仅仅是考虑她的未来。
不过走到门口的时候,萧容鱼肩膀没有转过来,嘴里却问道:“沈幼楚的奶茶店出了事,你知道吗?”
“知道。”
陈汉升点了点头。
“嘭!”
萧容鱼没有继续多说,用力的关上房门,掀起的气流把桌上的文件吹得四散而开。
陈汉升面无表情的看着,过了一会他才长长的呼一口气,弯腰捡起地上的A4纸。
在这场拉锯战中,陈汉升的压力其实是最大的,不过局势越来越有利了,偶尔出现的一些小意外都可以成为“磨刀石”。
小意外就是指“遇见奶茶店”近期遇到了一家山寨同行,它的名字叫“遇见你奶茶店”。
果壳电子已经成了气候,现在如果哪家生产手机的企业敢叫“果皮电子、果核电子,甚至是果盘电子····”,陈汉升第二天就能把这家企业告(搞)到破产。
可是奶茶店不行啊,毕竟就是一家茶饮品牌,尤其生意那么好,自然惹人眼红。
这家“遇见你奶茶店”不仅名字相雷同,而且Logo和装修风格都很相似,迷惑性非常强,经常有人想买“遇见奶茶”,结果买成了“遇见你奶茶”。
胡林语自然不会放过,她和冯贵特意找上门和对方理论,不过这家店的老板也是有些关系的,否则在工商局注册的时候就不会通过,所以人家根本不甩胡书记。
莫二妈也知道这件事,但是对方一边卖着奶茶,一边很光棍的表示那就去法院告我们吧,总之是不会关门的。
这就是典型的无赖逻辑了,莫珂打听一下才知道对方的背景,处理起来也是颇为棘手。
目前只能先去法院起诉这个侵权行为,沈幼楚之前就在了解这方面的资料,只不过当时萧容鱼不好过问,后来慢慢熟悉了她才了解,现在又转告陈汉升。
其实陈汉升知道的更早,建邺可是他的大本营,聂小雨和覃英都请示过,需不需要果壳电子出面打个招呼。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冬儿现在是胡林语的助理,“江陵娱乐圈教父”金洋明都打算拉着一帮大汉去堵门了。
不过这些行为都被陈汉升叫停了,其实他这种大流氓对付小无赖有10086种招数,这次偏偏选择了最阳光的那种——支持沈幼楚进行法律诉讼。
不仅支持沈幼楚进行法律诉讼,陈汉升还要让容升律所的萧主任出面打这场官司。
诉讼结束后,修罗场也应该消弭了,所有纷争圆满落幕。
为此,陈汉升特意警告了张卫雨这些人,你们他妈的不许去吓唬人家,更不许说出我的名字,免得把人家吓跑了。
好不容易跳出来一个反派,一定要像保护大熊猫一样珍惜他们。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