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興漢使命笔趣-第1590章 松江王濤推薦

興漢使命
小說推薦興漢使命兴汉使命
当王石在滔滔不绝地讲述择校费的好处的时候,松江书院参赛学生王涛,却是百感交集。
“当年我报考金陵书院,只差了一分就被纨绔子弟淘汰了,王石师兄觉得合理吗?”王涛问道。
“王涛,你不要觉得委屈。说句实话,你与金陵书院无缘,也没有人会在乎你的利益。即便是你现在已经是松江书院的优秀代表,也不会改变助学金工程的实施计划。即便是你现在对金陵书院多有不满,也没有办法取消助学金工程。毕竟相对于那些被资助的贫困生来说,你的存在根本就翻不起什么浪花。”
刘正见状,忙转移话题说:“王涛学长,在大多数人的利益面前,单个人的利益即便是理所应当,也注定会被忽视和牺牲。即便是以你现在的成就,也不足以让金陵书院为了你的想法让步。或许到了你有能力改变金陵书院的那天,你也会牺牲当初跟你一样的普通学生的利益。一饮一啄皆是天道轮回,金陵书院失去了你,如今你却站在了与之对抗的舞台上。千院大比,希望你可以证明自己。有能力的人不用说什么,只需要一个态度就足够了。没有能力的人,说再多也只是废话,人家也不会在乎。在这个世界上,有能力掌控的东西叫公平,指望别人提供的东西,那就是恩赐。把别人的恩赐当成追求公平的筹码,注定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有那份追求公平的实力,就不要奢求公平的存在。每个人所获得的公平,其实大部分都是强者的恩赐,更是随时都可能失去的东西。”
刘正的话很现实,每个人所处的位置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会天差地别。
就拿王涛的事情来说,金陵书院的择校费损害了他的利益。他当然会对助学金工程心存芥蒂。
然而王石作为助学金工程的直接受益人,择校费又是助学金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吃人嘴软,他当然得拥护金陵书院的择校费制度。
再有就是金陵书院的院长谢平,他并没有考虑过已经被淘汰的王涛,而是不遗余力地确保王石那样的人有条件获得完成学业的主要经费。
这样一来,用择校费充实助学金工程,才可以确保金陵书院拥有充足的经费。
在这种情况下,金陵书院用部分招生名额换取助学金,这简直就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至于很多人想要一刀切式的公平,岂不是要抹杀纨绔子弟父辈和祖辈努力的成果呀?
与其坐等别人赐予的公平,不如努力奋斗,让孩子有机会获得更多的主动权。家学渊源,好家风需要一辈又一辈的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传承并发扬光大。
十年寒窗的人,只是与世家传承过程中的某一代人付出了同样多的东西。凭什么觉得一个人的努力就能碾压世家几代人或者是几十代人孜孜不倦的努力呢?
富不过三代,其实就是很多暴发户觉得自己吃够了苦头,就想着从根源上断绝孩子吃苦的机会。待到孩子不得不吃苦的时候,才发现一直依仗的靠山已经消失了。
王涛觉得金陵书院的择校费挤占了他的名额。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择校生的父亲有能力拿出钱,就已经赢了。
王涛的失败,在于他既没有爹可以拼,也没有足够的实力碾压同龄人。
刘正其实很清楚,所谓的公平,必须要与个人能力相匹配才有价值。倘若一门心思地指望强者赐予公平,注定会受太多的伤。
把恩赐当成理所应当的事情,就会导致太多太多的怨恨。毕竟有能力给别人恩惠的人,根本就不会关注曾经举手之劳帮助过的人。除非那个被帮助的人有资格达到同样的高度,或者是有资格介入施恩者的因果关系。
实力不足的人,倘若强行介入施恩者的因果,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刘正对于王涛的心直口快并没有太多的好感。毕竟金陵书院的政策受到了质疑,也就意味着王涛的行为是一种挑衅。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金陵书院为了正名,肯定会在比赛过程中全力阻击王涛。他平白无故的得罪了王石,更是不顾全大局的表现。
这样一来,松江书院与金陵书院的比拼就会变味了。
刘正想到这里,只好婉转的提醒说:“王涛学长,你既没有能力掌控公平,又没有足够的智慧左右公平。在千院大比的关键时刻说出这样的话,就得准备好直面金陵书院的全面阻击。”
王涛也没有想到,心直口快的表达不满,居然会让金陵书院想要找回场子。他只好说道:“师弟,话已经说出了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我也不是软杮子,那就与金陵书院杠上了。”
王石把刘正等人带到松江书院的临时驻地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停留就离开了。
风吟平主动现身,对王涛的行为进行了点评。
“王涛,当初你被金陵书院淘汰的结果,已经证明了当时的你在综合因素方面比别人差。这回参加千院大比,你又一口气得罪了两家。金陵书院肯定会对你的行为深恶痛绝,松江书院也会对你的口无遮拦退避三舍。你一再说明金陵书院放弃你是大错特错,其实是你从内心深处觉得松江书院不如金陵书院。你这样的认知,根本不值得松江书院的培养。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却把锅给砸了,有这样厚颜无耻做人的道理吗?”风吟平训斥说。
“老师,我错了。”王涛说道。
“行了,我只是要告诉你,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你被金陵书院淘汰是终生遗憾,可是你同样获得了松江书院的倾力培养。人得学会感恩,换个角度想想,或许就会轻松许多了。”风吟平说道。
刘正的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突然就想起了一段古文: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
每个人所经历的磨难,其实就是在为进入全新的境界而储备着。
只有不断的历练,才能掌握真正的技术和经验。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其实吃亏就在于阅历不足,又特别的爱惜羽毛。被人拿捏怂恿之后,就主动跳进别人挖好的坑。
松江书院近些年欣欣向荣,肯定已经引起了金陵书院的重视。王涛这样莫名其妙的挑衅,直接送给了金陵书院动手的机会。
风吟平已经把王涛列入了黑名单,甚至有了让王涛提前毕业的打算。
毕竟松江书院刚抵达就与强大的金陵书院有了口舌之争,这样的挑衅,让风吟平不得不怀疑王涛的动机。
其实刘正也很迷糊。王涛有资格代表松江书院参加千院大比,在智力方面肯定没有问题。
可是王涛与王石之间就助学金工程的口舌之争,足以证明了王涛的智略不在线。这样的事情,不管是处心积虑,抑或是无心之失,都已经说明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王涛没有大局观,这个问题相当的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