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諜海王牌 巖隱士-第1504章 第七監獄鑒賞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是以范克勤和华章这次的图书馆之行,只能说有收获,但能够成为决定性的收获,却完全没有。不过这也算是正常现象,毕竟是监狱啊,里面的具体构造哪能写的那么详细呢!
不过其中一条信息,就是那里曾经有地下防空洞的存在,而且当时是仓库的防空洞,所以规模还不小呢。因此这条信息,倒是能够提升第七监狱,现在可能是小鬼子和伪满战备库的可能性。
范克勤和华章在中央大街附近的饭店吃了个晚餐,回到了马迪尔饭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
没错,是华章提的意见,毕竟是个女的,感觉吃饭太晚可能会长肉。
要说现在的华章,和范克勤两个人之间没有感情,那就是扯淡了。
毕竟无论是在国统区后方,还是在敌人腹地的一些特种行动。两个人那是肩并肩跟鬼子和伪政府玩过命的交情。所以可能没有感情吗?
但这种感情,那么却拿捏的恰到好处,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非常优秀的特工。因此彼此的界线分明。他们只是兄妹,是师徒,是战友,是生死之交的情感。
是以范克勤对华章的私下里的一些建议或者是意见,是非常尊重的。甚至有时候华章对他如同跟自己兄长一样,撒个娇什么的,都已经感觉不算个事了。
因此,怕长肉,早点吃饭。而且饭后还要来个非常矛盾的冰淇淋作为甜点,没二话,早点吃就早点吃,说怕长胖,还吃热量高的冰淇淋那就吃呗。作为家人,作为长兄的范克勤,满足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妹妹,自己的战友一点小矛盾式的行为,哪能怎么的?
吃完了饭,华章又夹带私货,想看一场舞台剧,那就看呗。范克勤没二话,直接满足。这还算个事啊!
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比如说影响到了行动,或者是影响到了安全。就这些东西,真的不算是什么。
现在又没有行动,看舞台剧这些东西,反而还能让自己两个人的身份在外人眼里更加正常。
等完事之后,两个人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例行检查起来。确定房间安全后,范克勤立刻拿出纸笔,开始把自己在图书馆记住那张简易图画了下来。
而华章也是如此,虽然她是非常优秀的特工,记忆力远超常人,而且还完全掌握了范克勤教授的图像式记忆法。
但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所以她也同样如此,将自己记下来的,所有有用的信息,全都默写了下来。
等到两个人完全停笔之后,范克勤和华章两个人开始交换,相互看起了对方记住的信息。还真别说,共享情报之后,两个人虽然还是对第七监狱内部的情况,没有决定性的掌握。但是也比以前了解的要多得多了。
范克勤倒了两杯酒过来,递给华章一杯,说道:“现在这座监狱已经恢复了它的功能,所以里面是有不少真正的犯人的,因此你之前的提议,说用探监的方法,我感觉倒是能够进得去。虽然监狱里的规矩是规定地点,不能乱走。但是呢,只要进去,对他们的防御等级评估,还是可以有一些参考作用的。”
华章道:“这倒是,进去后,肯定是要经过一些监区的,从内部看,和从外面隔着大墙看,获得的视觉信息量,必然是有很大差距的。但我们恐怕得合理的进去才行。”
“不是我们。”范克勤道:“是我。你是女的,进入这种地方,我怕万一出事就坏了。到时候我想救你可能都没办法。但是我不一样,我是个男的,进入监狱这种环境,只要准备充分就不会有事。”
华章感觉范克勤说的也对,毕竟小鬼子一个个的都跟色中恶鬼似的。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于是点头道:“也行,那我们就寻找一个犯人的信息,然后看看怎么安排一下,合理的用探监的名义进去。”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嗯。”范克勤道:“那些小鬼子和伪满关在里面的抗日志士,就不用想了。小鬼子不可能让人探望。甚至是巴不得有人探望,从而找到更多的抗日志士。所以咱们得在真的犯人里面挑选。”
华章道:“犯人的信息……怎么获取呢?咱们去未满的警视厅侦查一下怎么样,风险应该不高。”
范克勤道:“这倒不用。伪满从成立之初,不是自称是合法,皿煮的嘛。法律还是公平正义的嘛。所以他们的法院是可以观看审理案件的。我们可以准备一个合适的身份,进去旁听一些审理,从而直接选择合适的犯人,进行准备。”
“这个办法好。”华章笑道:“快速,直接,有效。而且还挺安全。特别市……就一个大型监狱,第七监狱。剩下的两个,一个人满为患。另一个倒是也有可能。但这样,依旧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犯人是会被送到第七监狱的。几率不小。我们只要多选择几个备用人选,就可以了。”
范克勤道:“那些有门路的人,或者家里有两个钱的人,是最有可能被关在第七监狱的。今天查资料里,曾经有过介绍,第七监狱曾经被评为过伪满政府的典范监狱。里面的条件,相对来说要好一些。所以那种家里有点底子和门路的人,如果犯了事,必须要被关进监狱的话,都会疏通疏通关系,让犯人进去第七监狱。”
华章笑道:“嗯,资料还是很有用的,这样一来,我们只要盯着家里有点门路的犯人就可以了。概率会更高。”
说到这里,华章顿了顿,又道:“资料里还有一个介绍说,第七监狱是在伪满政府的管理之下。但是哥,咱们在第七监狱侦查时,看见的站岗的鬼子兵。同时也看见过伪满的警察,所以按照这个推测,里面的防守可能是鬼子和伪满警察。但是正常的管理,应该还是伪满的人再日常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