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二十七章 “倒吊人”的寓意分享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学园都市。
由亚雷斯塔·克劳利花费数十年的世间建立起来的,位于日本东京西部的圆形城市,面积约东京都的三分之一。
之所以得名学园都市,是因为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学校之城,一个由二十三个学区构成的巨大的教育机构的集合体,包含了数十所大学与数百所小学、初中及高中,总共有一千个以上的大小“研究机构”。
人口将近二百三十万人,其中八成的居民都是学生。
这座城市是排斥外人的,整座都市都被高大的围墙阻断与外界的联系,天上也时刻被人造卫星监视着,就连便利商店的补货货车,也需要专用的通行许可证才能进入。
没有通行许可证的人,在这里简直是寸步难行,毕竟就连在这座城市里,就连流通的货币上都装有IC晶片,这可不仅仅只有防伪功能。
夏冉倒是并不在意,也不觉得这件事有多么麻烦,他在向上条当麻问过话之后,没有立刻就前往合适的公寓区,而是首先趁着夜色深沉,去了一些偏僻的小巷子——
向一些好心亲切的街头混混、不良少年们,借了一些钱。
奇迹这东西,并不是免费的,祈求希望的话就会散布同样分量的绝望。就像是有人捡到了钱,就一定有人丢了钱。
所以在有人收获了一定的启动资金的同时,也有人被打飞了几颗牙齿,吐了不知道多少口鲜血,被打断了好几根的肋骨……
深夜的小巷子里,发色千奇百怪,高矮肥瘦各不相同,看上去就非常非主流的混混们,倒在地上抱着脑袋或者捂着肚子,发出了痛苦的哀嚎,也有人在低低的呻吟或者抽泣。
这些以往出没于街头巷尾,总是热情洋溢的群殴毒打受害者的不良混混们,今天反过来遭受了他们曾经施加给别人的痛苦……他们感到委屈而又伤心,委屈是因为从来只有他们毒打别人的,今天却反过来挨了一顿毒打。
伤心的是,对方不但打得他们吐血,还特么的抢钱!
“怎么只有这点儿?这么穷你还好意思出来当不良?”将钱包里的纸币取出,清点了一下,夏冉一脸不屑的将空掉的钱包砸在地上的那家伙的脸上,顺便还踢了一脚。
打量了一下巷子里横七竖八的“尸体”们,魔术师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估摸着今天晚上的收获也基本上足够了。
虽然不多,但是要指望从这群渣滓身上榨出多少的油水来,本来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他们要是这么富的话,就不会堕落到这种地步了。而且夏冉要太多钱也没有什么用,在这座城市里,的确有不少的好东西。
但是,那并不是钱能够轻易买到的,所以不用纠结太多。
转过身去,将今天晚上的收获收起来,魔术师施施然的迈着慢条斯理的步伐离去。
而在他身后的黑暗小巷子里,被毒打一顿的不良们一开始还保持着平静,只有痛苦的呻吟抽泣和小小的哀嚎,声音还压抑得低低的,仿佛是咬紧牙关尽量不敢发出声音似的。
但是没过多久,就有人忍不住的放声哭出来,情绪感染之下,也带动了其他的伤员们。
悲痛的哭声在夜色之下此起彼伏,随风传出去很远很远,伤感的氛围和气息就像是颓丧的青春……
尽管已经走远了,不过夏冉还是能够听得清清楚楚,只是虽然这件事有些钓鱼执法的意味,但是要是他们本身没有什么坏心思的话,也不会遭遇到这样的事情,所以魔术师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顺着上条当麻一开始的指引,他很快的找到了一个公寓区。
学生们其实是不用担忧住宿问题的,因为作为学生的话,总会被分配在宿舍里面,学园都市里的很多住房其实都是作为学生宿舍的形式而存在的,只是也分档次的质量高低。
有些豪华得宛若是五星级酒店,也有些像是廉价简陋的廉租房。
这主要是由两方面的因素同时决定的,一是学校本身的底蕴和资金,像是常盘台中学、长点上机学园这种级别的庞然大物,不是私立贵族女校,就是位居学园都市能力开发部门之首,自然有条件给学生提供更为优渥的资源。
而其次就是学生本身的素质了,或者说的更加直白一些,是能力评级。
所有学园都市的学生都有奖学金可以领,奖学金每个月自动汇进银行账户,就像是薪水一样。说穿了其实也可以被看做是能力开发的人体实验契约金,越是明星学校,或是能力等级越高,奖学金的金额便越高,相对来说所参与研究的重要度也越高。
无能力者的奖学金就是意思意思就算了,发放的数字也仅仅是象征性的那种,虽然精打细算的话,还是可以作为生活费的一部分而发挥作用的,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但是超能力者的奖学金,却是奢侈到不得了的地步,无论怎么敞开了花,无论如何生活腐败,在学园都市里也是很难用得完的那种。
只可惜的是,夏冉并不是学生,也没有打算从这方面入手——尽管觉得似乎暴露了也没有什么,以亚雷斯塔的性格,绝对不会贸然行动,做出什么激进的事情来,那个倒吊男只会想着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
只要不是直接敌对,必须立刻排除的因素,亚雷斯塔大概都会想着怎么纳入自己的计划之中,观察然后利用。
很可怕的一个人,但是这样反而让夏冉有和对方合作的机会……
只不过魔术师目前还是准备先静观其变,他还没有弄清楚这一次的“穿越”的真相,尽管似乎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但是却又总给他一种虚幻而不真实的矛盾感觉。
宛若镜中之花,水中之月,仿佛只要他轻轻用力,镜子就会碎裂,水面就会被打破,一切都会破碎湮灭,就此彻底消失。
怎么说呢,就像是某位内裤外穿的氪星人一样,总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纸糊般的世界,一切都是这么的脆弱,稍微不小心就会彻底破坏掉整个世界一般的感觉……
不过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只要他愿意的话,同样可以一个喷嚏就能够制造飓风,冻结海洋,甚至是吹灭恒星,然而在这个世界……这份力量的能级其实不算什么,只能够是不上不下的尴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所以,这是什么奇怪的错觉吗?
……
……
翌日,中午时分。
这也是七月二十日,暑假第一天。
夏冉在自己租住的公寓之中,站在阳台上俯瞰着这座过于先进的城市,歪着头手抵下巴,在思索着什么。
他租住的公寓不算老旧,事实上想要在这座整体比外界先进二三十年,到处都是发电风车和智能机器人,科幻气息很浓厚的学园都市中,想要找到老旧破败的楼房什么的,本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市区。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二十七章 “倒吊人”的寓意相伴
因此,这栋公寓楼还算是干净简洁,虽然面积不大,不过也是单人套房的构造设计,而且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水电什么的都很完善。
只是……现在用不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今日的学园都市发生了原因不明的大面积停电,整个房间都被闷气笼罩着,冰箱空调什么的都暂时罢工了。
夏冉并不是太在意,他只是在认真的搜索着一切能够获取的信息,慢慢的在自己的心中拼凑出这个宏翰世界的轮廓。表面上来看,他只是在阳台上站着远眺,甚至似乎是在走神发呆的模样。
然而生命形态到了这么高级的程度,他获取信息的方法早就超越了人类的想象了。
空气之中的电波,能力者们身上散发出来的AIM扩散力场,星辰天体的排列运转,乃至是……相位的层层叠叠的真实世界脉络,不管他能不能有资格操纵,但是至少观测还是没有问题的。
只是简简单单的站在这里,就足以观测到太多太多的东西了。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觉得奇怪,这个世界似乎有些奇怪。第二魔法无论如何运转,波函数坍塌前后的无穷种可能性世界一一在他眼前呈现,他清亮的眸子表面上毫无变化,实际上已经映照出了种种平行未来。
仿若一切正常……
但也就是这个宇宙系统之下,时间长河之中出现的无数条支流,依旧还是统一的物质与时空。
就像是一个封闭的黑箱,他竟然完全没有办法察觉到这个宇宙之外的其他领域,仿佛领域之外不会再有其他的时空、其他的世界、其他的次元,仅仅只有这个世界的基准存在。
甚至于就连他自身内侧展开的法则和世界,似乎也是完全的虚无,仿佛他之前一直都在进行的内向创造,现在还尚未诞生,或者早已消亡,只是对于他的力量和本质却是毫无影响。
这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自己到底是以一种怎么样的状态,被困在这个世界了?
精彩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二十七章 “倒吊人”的寓意展示
“真的像是在做梦一样……就是醒不过来。”
打开那个依然让自己很不习惯的属性面板看了看,夏冉思索着,觉得似乎还有什么自己没有注意到的。
譬如说,要是这个世界这么封闭,在整个无限世界之中都是独立而平行,那么自己是怎么进来的?而且与空间的联系是怎么保持的?呃,话说回来,在这个世界真的还与空间保持着微妙的联系吗?
夏冉有些不能确定了,他将属性面板来来回回的翻阅着,愣是没有找到熟悉的兑换选项、滞留时间提示等功能,没有这种实时的动态反馈,很难确认与空间本身是否有联系。
倒是不习惯的功能设定发现了一些——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 ptt-第二十七章 “倒吊人”的寓意鑒賞
譬如说在自由属性点之外,还有技能点,说是投入到对应的专长能力上,可以直接提升技能的等级,强化能力的效果与性能……基础能力的等级上限是LV20,而进阶技能的等级上限则是LV10。
虽然每个技能点都能够无条件提升一级技能等级,但是这也足够让人觉得肝痛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版本,一点儿都不人性化,还是说那个时候的空间还没有那么多的资源,或者是转化源质的效率也很差,只能够选择这样的规则版本来进行运营?
除此之外,还有功勋点、位阶什么的设定,看得夏冉更加肝痛了。
关掉了面板,他转身走回屋子之中去,收拾了一下东西,换了身更加符合这座城市风格得衣服,便推门出去了。
暂时没有什么办法,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够这么淡定,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的样子,内心之中只有淡淡的好奇和饶有兴致,这让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太正常。
好似是真的就觉得这只是一场有趣而又不真切的长梦,只是睡梦的自己不用担心任何事情一般。
夏冉觉得这是很不正确的心态,他努力无视并且压下这种发自内心的古怪感觉,准备出去看一看。
“对了……”
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魔术师停住了脚步,他伸手进入自己的衣兜里,借助这个掩饰动作轻轻的拿出了一张塔罗牌,上面是一个人双手反绑,被人倒吊在树干上的图案。
“倒吊人”反绑的双手呈三角,双腿交织成十字,拼在一起恰恰形成了一个特殊的符号。
这似乎是他唯一带在身上的东西,在其他的一切外物,乃至于是自身的内宇宙都只呈现出虚无的时候,只有这张牌被带过来了……
“这是不是早有预料?”
端详着手中的这张塔罗牌,夏冉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接着又忍不住的嘀咕起来。
这个世界有两个“倒吊人”,首先就是亚雷斯塔那个家伙,这个是名副其实的倒吊男,而且现在都还在没有窗户的大楼那里面倒吊着。
其次就是欧提努斯,那位真身为北欧神话传说之中奥丁的正体的魔神,最有名的传说就是奥丁为了获得智慧之泉,曾经倒吊在神树上,历经九天九夜,身受长矛刺伤,最终以一只左眼为代价,换取了智慧。
想必应该不是前者……
但要说是后者的话,夏冉又有些不太确定,而且谁知道这张牌是怎么用的,直接交给那个只眼姬吗?
他有些恍惚,耳畔也在这个时候传来了熟悉美妙的声音:
“喂,你这家伙……没事吧……”
四周的场景犹如蜃景,又好似是水面般泛起涟漪,学园都市的景色恍惚间变换,像是镜花水月般被打破,在支离破碎的波纹之中,夏冉重新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玫红色眸子。
她正扶着自己的肩膀,语气有些担忧的问道,四周的人群有些喧嚣,显得甚是嘈杂。
“我……”
夏冉张了张口,但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一切又迅速的离他远去,像是被打破的水面恢复了平静,重新倒映出了虚假的镜像。
四周的场景重新变回了学园都市的景色,发电风车三枚叶片在阳光下发射着光芒,警卫与清洁机器人在远处的街道上来回巡视,炎热的商店街宛若刚刚看见的那般,没有任何的不同。
似乎……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