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 ptt-575 冥港使團熱推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每打下一城,便要重建一城,这几乎都快了惯例。水晶城更是如此,这座原本商业十分发达的大城,更是急需恢复正常秩序,否则即使“家里有矿”,也只得坐吃山空!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愛下-575 冥港使團
好在同样的事情做得多了,大伙儿干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水晶城确实是不差钱,我打开蒋城主的库房后进行清点,发现里面还存着价值上千万阴元的财富。这些钱,足够我们把重建、征兵和扩军几项大工程一起推进,多管齐下。
当然,首要的重中之重就是要先把新的管理层给确定下来。由于水晶城涉及的利益极大,必须要交给我和七郎都十分信任的人来掌管。经过协商之后,我们俩一致同意留下邬芳暂代城主之职,镇守水晶城。而讥讽鬼和秦嘉也要暂时留下来帮助邬芳重建,他俩搞内政可都是好手。
另外,出于安抚人心考虑,我还提议任命原水晶城护城军统领唐世尧为副城主。就单单从他能在关键时刻拦住失去理智的蒋城主,并愿意出面劝退冷元魁来看,此人做事颇为识大体,不妨给予重用。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txt-575 冥港使團看書
水晶城原有的护城军战后还剩三千兵,自然是全部编入冥港联军,但要换防到其他阴城去。邬芳属下的第一军则留下五千人负责驻守水晶城,其他部队依旧撤回自由城。这里面就包括了我和柳寒,以及所有的阴修官兵。
原因也很简单:水晶城实在是太热了!
有了水晶城,这下冥港联军连军费这个老大难的问题也彻底解决了。七郎便开始大肆扩军,从各城征召闲散的阴修、鬼修入伍,并组织新兵整编集训,搞得热火朝天。
休整一年后,冥港联军的实力迅速暴涨。名下各城的常规部队加起来已经达到了五万,军费、军粮、畜力充盈,武器装备精良齐全,战斗经验丰富。兵强马壮已不足以形容这支部队了,按照七郎的说法:“现在的冥港联军已经完全具有了颠覆阴间的实力!”
但他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担心他突然又有了什么想法。果不其然,“两年不打仗”之约一到,七郎就来找我道:“现在我们是否可以考虑攻打左丘城了?”
我不同意。攻打水晶城一役损伤极大,至今让我耿耿于怀。当初就是因为低估了水晶城的实力,才被拖成了惨烈的持久战。现在要去攻打阴间第一大城左丘城,岂不是更加困难?
因此,不论七郎如何劝说,我仍坚持以和为贵。除非左丘城主动挑事,否则我不赞同轻言战事。
可左丘城似乎也不甘于寂寞,偏偏就要与冥港作对。据多方探子回报,左丘城这两年来也没闲着,同样在大肆地招兵买马,扩充军队,而对外宣扬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防止冥港联军偷袭!
这让我十分不解。但七郎可不管这么多,道:“既然他们公开要以我们为敌,为何我们就不能先发制人?难道一定要等到别人先动手了,我们才能还手吗?”
我只得劝道:“水晶城一战,左丘城损失也不小。而且作为左丘城的最大盟友水晶城落入我们的掌控之中,左丘茂明自然也会觉得大丢面子,因此做些姿态也是有可能的。我认为倒不一定他们就准备要对我们不利,毕竟现在双方实力不同往日,左丘城也绝对没有把握能击败冥港联军。”
七郎嗤笑道:“你真是妇人之仁!敌强我弱,只能立于守势,敌弱我强,就应当主动击之。既然你我都怀有重塑阴间的大志,就不可拘泥于小节!”
优美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575 冥港使團看書
我见说不过他,便叹了口气,提议道:“这样吧,我们先派人去探探左丘城的口风,看看左丘茂明是不是真的要大动干戈?如果是,我就不拦你;如果只是谣言,这仗能不打就不打!”
“探口风?怎么探?”
“大国大城之交,哪怕是对立的双方,互派使节是正常之举。我们可以和谈与通商为理由先派人去左丘城见一见左丘茂明,谈得下来最好,谈不下来也可以顺便刺探一下左丘城内的军情,心中有数。”
这个提议七郎终于听进去了,便问:“派谁去比较合适?”
精品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 txt-575 冥港使團讀書
我想了想,回答:“秦嘉口才好,上次就单枪匹马说降了赤炎城,这次不妨还派他去?”
七郎考虑了一下后又道:“秦嘉当个副使没问题,但还需要一个更有分量的人选去当正使,否则恐怕连左丘城的门都进不去。”
“你推荐谁当正使?”
“冥港联军既然由冥港和鬼军结盟而成,便最好是派一人一鬼去做代表,一个代表冥港,一个代表鬼军。而且这个‘人’,最好对左丘城比较了解。”七郎道。
我想来想去,冥港高层当中符合这几个条件的“人”似乎就只有我和柳寒了。不过我作为名义上的“敌军主帅”贸然前往敌城去谈判,显然不太合适,那就只剩下柳寒一个人选了。她是冥港的副港主,又曾在左丘城待过,派她去各方面来说确实更适合一些。
不过,我心里突然又有了个大胆的主意,便对七郎道:“柳寒当正使,秦嘉当副使。另外,我也跟着一起去!”
“你也一起去?”七郎诧异道,“你去做什么?不怕左丘城把你抓起来送到地府去?”
我笑道:“我也没说我就以冥港港主的身份去呀!记得当年你也干过这事儿,让秦嘉当主子,你假扮随从潜入左丘城去,后来还出手救出了三刀和黑太岁,搅得左丘城大乱。你这多年前的招数我也不妨学一学!”
七郎似乎猜到我的想法了,追问道:“你要亲自去一趟左丘城,是不是还有别的计划?”
我点点头,道:“是。我还有一些老朋友留在左丘城里,或许是时候该去拜访拜访他们了!”
数日之后,冥港联军终于正儿八经组成了一支使团,从自由城出发前往左丘城。
柳寒对于再回左丘城起初还有些抵触,毕竟那里也算是她的一个伤心地。但经过我的耐心劝说,她最后还是以大局为重,点头同意了。柳寒虽然以冥港副港主的名义任正使,但也只是负责撑门面的,口才极佳的副使秦嘉才是担任和谈的主力。
除了他们俩外,使团还包括了八名侍卫随从,两名杂役鬼随从和四只大蜗牛。大蜗牛的背上还驮运了一些我从鬼农庄隗庄主和巨瀑城韦城主那里“搜刮”来的奇珍异宝,借花献佛当做献给左丘城主的见面礼。
我则打扮成了其中一名侍卫,全身穿戴着统一制式的盔甲,把身形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尤其是那顶头盔,两侧有护颊,当中有鼻甲,几乎完全遮住了面部,只留一对眼睛能让别人看见。
为了把戏演得更真一些,我还故意把一部分眉毛染白,让脸上那对眼睛看起来就好像老了几十岁。不是熟人的话,乍一看应该是不可能认出我来的。
从自由城前往左丘城大约需要二十五天,而且大部分路程都只能通过陆路步行。已经习惯了坐船走水路的冥港使团成员也不得不耐着性子慢慢前行。当走到了距离左丘城还有三五天路程时,我们便开始陆续遭遇到左丘城军队的盘查。
果然如同探子回报的那样,左丘城也在不断做出改变。城里的守卫力量不再单单只有护城卫队一支,还特别成立了“鬼卫队”!
鬼卫队顾名思义,就是全部任用鬼修组成的军队,专门负责对外侦查和扼守关卡的职责。鬼卫队的兵力比护城卫队还要强大,据说已经达到了一万之数。因此,现在左丘城实际上是有两支武装部队,护城卫队负责城内治安,鬼卫队负责驻守城外的关卡。
冥港使团来之前就已经派信使向城主府递交了信件,并通报了左丘城的各个关卡和前哨。这些鬼卫队虽然气势汹汹,但还是不敢私自拦截我们,查看过通关文书最后都挥手放行了。
二十五天后,使团终于到达了左丘城外。我们从自由城过来的方向应该是要从奴门进城的,而进城前势必就要经过那条长长的阴脉。
故地重游,但我似乎没有在这里发现有什么太大的改变。阴脉内,依然有大批的鬼奴戴着镣铐在拼命靠消耗自己的怨气凝结阴元,表情痛苦。数只鬼头目就站在一旁监工,稍有不满就是一顿鞭打。
我忍住了冲动,劝告自己不能因小失大。但我也一直没有在阴脉内看见吕典的身影,不知道它现在在地蜂窝里混得怎么样了?
进了奴门,我们又一次遭遇盘查,不过这一次换成了镇守奴门的护城卫队。
护城卫队的盘查显然要比鬼卫队更加仔细一些,但又仿佛有点太过于“仔细”了!
守门官是个大鼻子,面带不善,他将秦嘉递过去的文书和节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还是不肯放行,又指使几名城卫爬到大蜗牛背上去检查那些箱子。箱子取下来放到地上一打开,那些城卫的眼睛顿时都直了,不约而同地“哇”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