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仙宮笔趣-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洞府看書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然后他仿佛化成了干枯的雕塑,在风中,变成了无数的尘埃被吹走。
先是脑袋,再是身体,四肢,最后彻底的消逝。
在随山间轻风而走的那团尘埃里,叶天手一挥,一个储物袋飞出,径直落在了叶天的手里。
随着空渊仙君的死,叶天也开始感觉到周围的天地之间,似乎是少了一些阻碍。
就是这种阻碍,让叶天无法从那个鼎盛渡仙门的时代挣脱出来。
空渊仙君成功的阻止了叶天离开,同时,也因为这种祭献生命连遮星树的力量都是暂时屏蔽片刻的力量,让两人的战斗没有被此时渡仙门中的其余人等发现。
因此除了静静悄悄之间,空渊仙君便被从这片天地之间彻底抹去之外,其他一切如常。
就在这崖坪之上,叶天打开了空渊仙君的储物袋。
一名天仙强者的毕生所藏,其丰盛程度让叶天都是为之咋舌。
无数的让人心惊肉跳的仙器,术法,以及海量的仙玉。
叶天首要看重的还是仙器,将其中基本上所有的仙器全部都收入了自己的储物袋中。
然后是术法,匆匆一眼扫过,叶天看到了一个让他都是目光凝固的术法。
天机之术。
空渊仙君的最大依仗。
此术之恐怖叶天已经深深的见识到。
一开始叶天以为只不过是窥探未来过去的一种辅助术法罢了。当然,能够预知未来本身就已经是一个极为强大的能力。
但最为强大的,乃是后来空渊仙君所展现出来,能够对天道施加影响的恐怖能力。
要知道,天仙这个层次,距离能够真正影响到天道的境界,还差得很远。
但此术却能突破了常理,让人做到这一点。
虽然施展此术有着极大的反噬,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但,若是没有此术,在诸如施展出遮星树这种规则神物,在展现出对天道和规则的影响之下,一般的人就算是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进行反抗都是做不到的。
虽然此术的诡异特性决定了它的流传必然不会广泛,就如同在这渡仙门中,只有空渊仙君和其那师尊相传。
而叶天观察空渊仙君似乎并没有收徒的痕迹,这样看来,在正常的时空之中,这天机神通应该是在渡仙门的覆灭之中,随着空渊仙君的陨落而永远消失了。
不过现在却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之下,被叶天得到了。
总之,此术绝对是这星空之中,数一数二的恐怖神通。
叶天将这天机神通所在的玉简取出,闭眼神识蔓延而入。
片刻之后,叶天再次睁开眼睛。
此术神鬼莫测,叶天虽然掌握了修习的方法,但现在却不是修习此术的时机,因此便将玉简收起。
除此之外,其余的一些术法虽然也都是颇为不错,也有几个能让叶天眼前一亮,但比起天机之术来说就差远了,因此叶天并没有投入更多的注意力。
最后叶天就将其中的海量仙玉全部取出,搬到了自己的储物袋之中。
这才心满意足的放下。
鼎盛的渡仙门之中,只是一位空渊仙君就让叶天收获颇丰,这倒是让叶天的心里忍不住的生出了一个念头。
若是在这鼎盛的渡仙门里,大肆掠夺一番,就算最后得不到射月车,但也是个颇为不错的选择。
这个念头只是在心里一瞬罢了,叶天还有一件事情没有验证。
在正常的世界中,渡仙门应该是早已经被毁,此处应该是废墟。眼前叶天所见到鼎盛的渡仙门以及刚刚交手过的空渊仙君,这一切的存在非常的真实。
现在叶天得到了属于应该早已经陨落的空渊仙君的物品,那么若是将这些仙器仙玉全部拿到那个一片荒凉破败的渡仙门之中,它们还能否存在?
若是这些仙器仙玉真的能够被叶天拿到那个废墟遗迹的渡仙门世界中,那么在这个渡仙门里大肆掠夺的计划,应该是的确可行的。
想到这里,叶天催发了遮星树的力量。
眼前的一切开始变化。
苍翠的青山变成了只有嶙峋岩石的秃山。
山间清澈纯洁的白云,变成了呜咽呼啸的罡风。
仙气浓郁法阵所在的湛蓝晴天变成了黑暗的虚无空间,其中充斥着恐怖的空间湍流。
简单干净的山洞和崖坪变成了阴冷破败的残垣断壁。
周围环境的巨大变化在叶天的眼里,就仿佛是一瞬间亿万年的苍茫岁月流逝而过。
曾今的渡仙门,有多么辉煌鼎盛,现在展现在眼前的,就有多么的荒凉破败。
看着这一切,叶天微微沉默了片刻。
然后从储物袋之中,取出了一方罗盘。
这也是空渊仙君的储物袋之中,在叶天看来最为珍贵强大的法器。
很有可能,这甚至是一件先天灵宝。
哪怕是对于玄仙,乃至其上的金仙,甚至更高的层次,对于这种级别的宝物,都会眼热。
罗盘比叶天的手大上一圈,上面刻满了符文。
但此时,在叶天的眼里,这件珍贵的先天灵宝,已经和在空渊仙君的储物袋之中发现的时候,不一样了。
它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玄奥和仙气。
现在在叶天手上的,就是一个徒有其表的东西。
甚至在紧接而来的罡风之中,碎成了无数粉末,被轻轻吹走。
就连这些粉末,在狂风的挤压之中,都变成了更加细小的存在,直至完全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叶天清楚的看到,在自己的储物袋里,那些从空渊仙君手中夺来的所有东西,仙器、仙玉,全部都开始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诡异的消失殆尽。
但叶天却并不失望。
很显然,通过此事,他已经验证确定了一个猜测。
现在所处的,眼前所看到的,所感知到的,这一片寂寥的遗迹,就是真实的。
而那鼎盛繁华的渡仙门,以及其中的空渊仙君,等等强者,都是虚假的。
只是它们并不是幻境,而是一种比幻境高级了不知道多少,叶天目前还无法窥探清楚的存在。
一进入这渡仙门的世界,就会身处在那个鼎盛的世界之中,看到的,经历到的,都是曾经那个渡仙门。
叶天也只是借用了遮星树的力量,才可以挣脱出来,保持清醒。
穿过渡仙门之后进入繁盛的渡仙门之中,可以对其中产生影响,产生改变。
比如那个时代的空渊仙君可以看到叶天,并且叶天可以真实的和他交手。
而这个繁盛的渡仙门,也可以改变进入其中的叶天。
比如叶天记在脑海中天机之术的修习之法并没有随着仙器仙玉的消失而消失。
而且叶天因为和空渊仙君交手所受到的伤势还存在,那条被彻底摧毁的手臂伤口依然狰狞。
至于造成这种诡异情况的原因,现在还犹未可知。
叶天走进了空渊仙君曾经居住过的山洞之中,一阵清风吹拂之间,覆盖着的尘埃和残破蛛网等杂物,尽数被吹走。让此地显得干净了一些。
但空间之中还是充斥着腐朽破败的味道。
叶天也不在意,在坐塌之上盘膝坐了下来,双目轻闭。
眉心一直亮着的树叶纹路绿色光芒渐渐浓郁。
无数葱翠的树枝树叶从叶天的衣袖领口之中钻了出来,携带着清爽的光芒将叶天身上的伤势尽数缠绕。
尤其是断臂那狰狞的伤口之上,光芒更加强盛一些。
在这庞大的生命力之下,叶天身上的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恢复,愈合。
至于肩膀之上,更是从断裂的白骨茬口之上,有骨头渐长。
从上臂,到小臂,再到手掌,五指,白骨长齐。
紧接着,就是血肉,就像是徐徐绽放开来的花朵,慢慢丰富完全。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条手臂已经恢复如初,而此时身上的其余伤势也是早已经愈合。
叶天抬起新生的右臂,轻轻握拳,与原来并无任何异处。
在储物袋中取出新的道袍换上,叶天走出了山洞。
然后给手中的布偶娃娃灌输进入了仙气,那布偶变成了道童。
在布偶道童的带领下,这次没有遇到其他阻碍,两人很快来到了一座洞府之前。
这座洞府看起来比其余渡仙门那些已经被摧毁的建筑都要更加的凄惨,几乎已经是只能辨认出来地上曾经有过数座建筑的痕迹,除此之外已经尽数消失。
“玄仙道人的洞府皆是用仙玉砌成,仙长还请小心一些,若是造成了破坏,玄仙道人会很生气。”
“一千年前,阳天仙君踢倒了门前的仙玉狮子,被玄天道人镇压惩罚了整整三百年。”
布偶道童恭敬的对叶天说道。
距离它所站立的前方十余丈之外,的确是能够看出来有大门曾经矗立的痕迹,而在大门之前,还有两个已经全部碎裂开来的基座,应该就是布偶道童所说仙玉狮子曾经所在之处了。
叶天已经发现,布偶道童所看到的,永远都是曾经鼎盛时候的渡仙门。
而叶天现在看到的是废墟的渡仙门,因此两人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叶天轻轻摇了摇头,眉心的树叶纹路渐渐沉寂消失。
眼前的荒凉破败景象瞬间消散。
一座足有数十丈高大的门楼矗立在眼前,通体果真都是由仙玉砌成。
两扇大门紧闭,门的上方雕刻着“玄道洞府”四个大字。
门前两个与门几乎相同大小的狮子静静的蹲伏,这两头狮子通体青色,若不是叶天知道都是用仙玉雕刻而成,简直就与真狮一模一样。
硕大的狮头微垂看着脚下的叶天,散发出真实的凶猛气息。
仙玉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隙。
“道人外出游历,不见外客。”
一个穿着道袍的少年探出头来,看了看叶天和布偶道童说道。
说完,他又缩回了脑袋,大门轰然关闭。
通过空渊仙君叶天已经知道了此事,而且玄仙道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但他这次来,肯定要找到射月车。
叶天思索片刻,抽走仙气,眼前的布偶道童变成了残破的布偶娃娃,将其收入储物袋之中。
然后他的身形变得虚幻,拔地而起,飞上了天空。
从高处俯视,这玄仙道人的洞府应该是在一处山脚之下,大门之后,有许多建筑,规模都不小。
一直蔓延到山壁上。
叶天想要直接飞入,但这洞府整个都被强大阵法所笼罩,叶天一时间还无法突破。
取出了空古石盘,注入仙力。
在微弱的紫色光芒之中,空古石盘载着叶天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出现,已经穿过了洞府外设立的阵法。
叶天回头看去,只见后方的空气之中,有着淡淡的空气涟漪波动。
玄仙道人实力强悍,就算是拥有在空间之上莫测能力的空古石盘,想要穿透这阵法,也是颇为不易。
别看只是用了一瞬的时间,但这一刻,叶天使用空古石盘所消耗的阵法,和与那空渊仙君相战一场所耗仙力都是相差不多。
不过还是顺利进来了。
叶天展开神识,发现此时在洞府的所有建筑之中,四下只有几个小道童在打瞌睡。
至于那通往射月车所在之处的传送阵,李千旎有标注出来,就在最后方山壁内的洞穴之中。
叶天来到了最后方的山洞之前,收起了空古石盘。
这山洞颇为高大,呈现半圆形,上下有数十丈宽阔。
因此其中的采光极为明亮,站在洞口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象。
里面是一个十丈方圆祭坛。
那祭坛仿佛是用漆黑色的玉石雕刻而成,上面布满了无数手指头粗的繁复纹路,通体就像是一个空间的结点,射向山洞的所有光芒都汇聚在此,并消逝在此。
山洞口并没有什么阵法禁制阻拦,叶天走了进来。
山洞里除了中心的祭坛之外,再没有什么东西。
看起来,这应该就是那传送阵。
叶天在心中呼唤遮星树里的不死凤凰。
“什么事?”
“这其中,是否就有射月车或者是那神龟的气息?”叶天指着黑色祭坛说道。
“叶天,你可知我是什么样的存在,竟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不死凤凰带着稚气的声音有些恼怒。
叶天冷哼一声,没有多言,体内的力量仿佛山铺海啸一般向遮星树中席间而去。
“等等!”
“……”
“的确有,但我也无法确定里面到底有没有射月车的存在。”
“那就够了,”叶天点了点头。
但问题的关键是,他要如何打开这传送阵。
李千旎给的信息之中,并没有打开传送阵的方法。
玄仙道人在玄仙之中都是极为顶尖的存在,而这传送阵又是事关渡仙门最大的依仗,必然无法贸然打开。
叶天沉吟了一下,身形消失。
出现的时候,身后已经跟来了一个道童。
正是之前大门处所见到的那个,只是这道童现在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木然。
是叶天使用简单的摄魂之术将其控制。
“这传送阵如何打开?”叶天问道,这道童实力很弱,在摄魂之术下,必然只会说出真话。
“道人亲至才能打开传送阵。”
“没有其他办法?”叶天皱眉。
“除了道人之外,便只有几位长老,以及仙王才有打开此阵之道诀。”道童说道。
射月车乃是渡仙门至宝,有此严苛要求,实属应当。
而且这也是玄仙道人敢留下这几个小小的道童,就出门游历无数年的原因。
仙王,听起来应该就是渡仙门之主。
和玄仙道人比起来,叶天想要让那仙王和所谓长老来告诉自己打开传送阵的道诀,那无疑更是天方夜谭。
但除此之外,又没有其他的办法。
叶天沉吟片刻,眉心处的树叶纹路渐渐沉寂。
眼前景象变化。
从曾经的渡仙门挣脱出来,回到了真实的世界之中。
厚厚的尘埃之中,眼前的山洞已经倒塌了一半,将下方的传送阵掩埋了一部分。
露出了传送阵上,也是充满了腐朽和死寂,布满了裂缝。
虽然渡仙门早已经被毁灭无数年,这传送阵看起来也已经被破坏,但叶天却发现这反而封死了传送阵后的世界。
就像是一把锁,当锁完好的时候,使用钥匙轻松就可以打开。
但若是锁芯出了问题,那就只能将锁彻底破坏,才能将锁打开。
射月车曾经是渡仙门至宝,想要强行破坏这传送阵何其困难。
目前传送阵上的裂缝,也只有后来渡仙门覆灭之时那强大的紫境联盟有能力所致,结果非但没有打开,反而起到了反向效果。最后不得不放弃,才形成了如今局面。
那紫境联盟都是如此,现在叶天全力施为,在这传送阵上连半点痕迹都留不下来。
在这残破的废墟上探查了半饷,也是没有任何能够打开传送阵的办法。
结合眼前的信息,叶天确定,办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在曾经繁盛的渡仙门中,要么从玄仙道人处,要么通过仙王以及某位长老,得到那打开传送阵的道诀。
然后再挣脱出来,在这真实的废墟里,残破的传送阵前,使用道诀,打开传送阵进入其中。
想明白之后,叶天眉心绿色纹路消散,重新回到曾经的渡仙门世界里,将那道童送回,那道童一觉醒来之后,便不会记得发生过什么。
然后离开了玄仙道人的洞府。
要么等待玄仙道人回来,得到道诀,但是玄仙道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也不知道,并不能确定就能从玄仙道人那里得到道诀。
那么就只有去参加那辉月仙会了。
精品都市言情 仙宮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洞府推薦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宮笔趣-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洞府讀書
叶天不求能够得到辉月仙会的重头戏,那射月车之魂。况且道诀叶天如果记住不会消散,但那射月车之魂也是曾经渡仙门之物,就算得到,恐怕也会像叶天之前尝试过的仙器仙玉之类一样,凭空消散。
但最起码,这是一个好机会。
能让叶天真正打入渡仙门的好机会。
再寻求机会从仙王与其他长老那里,得到道诀。
因此叶天便向那渡仙门的主殿飞去。
沿途叶天算是深深的见识到了曾经渡仙门的兴盛,无数的仙楼道阁,强者如云。
就这还是因为现在大多数渡仙门中的强者都汇聚在那太虚宫中的缘故。
而且现在叶天所处的这一片大陆,还只是曾经渡仙门整个仙界分裂开来的无数碎片之一。
曾今渡仙门的强盛,确实无愧于这片偌大星域之中最强宗门的称号。
叶天知道,现在他眼前所看到的这些,实际上都只是荒凉的废墟而已,曾经的那些辉煌都已经彻底湮没。
多么繁华与喧闹,就更加的能凸显出那现在已经彻底死寂的遗迹有多么凄凉孤寂。
耳边悠扬的靡靡仙乐之声将叶天的思绪拉回,他已经来到了太虚宫的附近。
只是之前已经说过,那仙会已经开始,现在却是无法进入太虚宫了。
正当叶天犹豫之时,只见仙乐声之中,从太虚宫的后方,有一乘百丈大的巨辇飞出。
那巨辇看起来颇为简洁,但只是一眼,还没有看仔细,就有耀眼的光芒从中释放而出。
光芒几乎将天地间的一切都淹没而去,顷刻间让叶天都是无法直视其中的巨辇。
同时,叶天注意到旁边的布偶道童此时跪扶了下去,向着那巨辇的方向。
大约片刻之后,光芒减弱,眼前的视野才渐渐恢复。
抬头看去,那巨辇已经到了远处,就像是天边正午的太阳一样,依然光芒繁盛,直至最终彻底消失在了天际。
“这是谁?”叶天问道。
“那仙王与仙后的车驾。”布偶道童认真的答道。
紧接着,叶天就看到远处的太虚宫中,开始有仙士们一个个的飞出,四面八方远去。
“辉月仙会已经结束了?”叶天目光异色闪烁。
“仙会分为两部分,第一天由仙后主持,乃是向被邀请而来的各路强者分散日月精华,是宴会。”布偶道童说道。
叶天点点头,的确他第一次遇见这布偶道童的时候,对方口中说的也是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