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六十九章 墨大公子回來了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时间一晃而过,眨眼之间就到了渺水连苑赐宴前夜。
辰叔叔说的时机没有出现,墨君羽仍然还是只狐狸。
这晚,凰久儿同墨君羽沐浴完,替他擦干身上的毛发之后,就带着他一同入睡。
此时,墨君羽趴在她身侧,头枕在自己两只小短爪上,眸子半张半合,睫毛微微颤抖,见着凰久儿眸华紧闭,似是睡沉了。
蓦地眸华忽闪,睁开双眼,小短爪蠢蠢欲动,慢慢的悄悄的爬到她身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将头枕在她的柔软之上,然后开始满足的闭眼睡觉。
然而,下一秒。
“墨君羽。”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討論-第兩百六十九章 墨大公子回來了熱推
头顶上忽然响起的嗓音,令他身子一僵,美眸一滞,小短爪动了动的开始往后缩,身子开始往下滑。
这个……久儿没睡着吗?当场抓了个现行,他的狐狸脸挂不住。
“墨君羽,要是明天我直接将你扔在城主宝座上,跟他们说,这个就是你们的城主,你猜他们会是神马表情?”
凰久儿的嗓音继续响起,忽的,她翻了个身,趴在她身上还没来的及下来的墨君羽,一咕噜掉了下来,翻了个四脚朝天。
这姿势,墨大公子表示接受无能,狐狸眼里一囧,赶紧扑通小短腿将身子翻过来。
凰久儿没有发现他的囧样,绝美双眼里携着丝丝笑意的望着他,“我猜那群老家伙眼里的色彩一定很精彩。”
顿了一瞬,忽的学起了那群老臣的口吻,“你你你开什么玩笑,把我们都当傻子不成?这要是城主,我把脑袋切下来给你当球踢。”
换了一种语气继续,“久儿姑娘,这事可不能乱开玩笑,不仅会引起全城恐慌,这要是传到临城,对我们泽丰城将会是一场浩劫。”
忽的又拔高嗓音,“你这妖女,快将城主交出来,你存的什么心思,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弄一只狐狸来糊弄我们,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拥戴你当城主不成?在我们泽丰城,从没有女人当城主的先例……”
墨君羽默默趴在一侧认真听她说,当一个忠实听众。面上淡定自若,心里却是波涛汹涌,五味杂陈。
这段日子真是为难她了,原本她就是天真无邪,现在却要费心费力跟那班老臣周旋,工于心计。这并不是她喜欢的样子。
他的女人就应该活的无忧无虑,那些龌龊的世俗只会玷污她的纯洁。
凰久儿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
墨君羽缓缓的抬眼望去,发现她原来是睡着了。这次应该是真的睡沉了,只是,他却有点睡不着。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美好而又心安。
团圆宴当天,天公作美,晴天暖阳,一切早已准备妥当,就只差墨君羽这个城主,猜测的声音也越来越多,气氛似乎也变的古怪。
凰府,汐院,凰久儿闺房中。
天边的朝霞照亮一室的风光,流水般白色纱幔朦胧垂落,宽大的床榻之上,两个身影相拥而卧。
粉红的霞光美的旖旎梦幻,就像床榻上美人的脸,粉粉嫩嫩,像是染上了霞光的红。美人长睫浓而密,微微颤动两下,却是没有要打开的意思。
凰久儿睡的迷迷糊糊地感觉今天有什么重要的事,但是被子里的暖意让她舒服的不想思考。抬手习惯性的往身侧一抱,这是墨君羽幻化成狐狸之后就养成的习惯,每次抱住之后,小手还习惯性的在他毛茸茸的后背摸上几把。
只是,今日,摸了一下之后,感觉不对劲。不是毛茸茸软绵绵的感觉,而是,光滑细腻,像摸上上好温玉的细滑感。
怎么回事?难道睡糊涂,手感不佳,错觉?
她又再摸上几把,没错,还是那感觉,莫非……?
心中一惊,睡意瞬间全无,蓦地睁开眼,映入眼前的果然是墨君羽那张美的惨绝人寰的妖孽脸。
他,他恢复人身了?这可真是有点措手不及。
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小手还摸着人家的后背,再看墨君羽那妖孽,虽然还是睡着的,但那眉目舒展,俊脸微红,一脸享受的色彩,显然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恢复人身。
凰久儿迅速的将小手缩回,吞吞口水,有点心虚的开始喊他,“墨君羽!”
半睡半醒的墨君羽,确是很享受久儿柔软的小手给他顺毛的舒服,此时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人,不是狐狸了。懒懒的掀了下睫毛,似是有丝不爽那小手突然的撤离。微扬起下巴,露出了自己性感的喉结。
而后,下一步,慢慢的将脸凑到凰久儿雪颈下,鼻翼动了动闻着她身上好闻的气息。但这还没完,闻了之后,忽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这也是他成了狐狸之后养成的习惯,以往他都是如此,算是他的一个小心思。
只是,今日……翻车了。
再说凰久儿,墨君羽还是狐狸的时候,偶尔舔她一下,她不觉有什么。只是现在,他成了人,舌尖的那一下好像有电流一样,酥酥 麻麻,引的她一阵战栗。
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猛地双手一推他,“墨君羽,你干什么?”
被推开的墨君羽一脸懵逼,愣愣的看着她。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过好半晌他才回过神,瞬间摆上一副委屈的神色,双手握爪,蜷缩在胸前。
久儿你好狠心,对他这副易推倒的狐狸身板居然都能下这么重的手。
凰久儿嘴角狠狠一抽,这家伙当狐狸当上瘾了,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恢复人身了啊,这反射弧是不是有点长了啊。
突然,心思一转,起了捉弄的心思。她伸出如玉长指,勾起他的下巴,唇畔擒着一丝痞笑,“呀,这是谁家的公子,细皮嫩肉的,怎么会落到我的床上啊。既然是送上门来的美人,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对不起公子的一番美意。”
话落,一个风情万种的媚眼也抛了过去。
墨君羽眸华微愣,继而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羞涩且腼腆但又満含期待的微垂着眸子,“姑娘想做什么,尽管来,我绝对配合。我什么都会,且身娇柔软易推倒。你想要的我都会满足你。”
这下轮到凰久儿愣住了,半晌,回过身,撇撇嘴,斜睨着他,“你早就知道了?”
墨君羽挑了挑眉,“也就是刚刚,才知道。”
的确是刚刚,久儿推开他的瞬间,意识到的。
要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