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txt-第二千六百零六章 淮北防線不可守相伴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何无忌的眉头紧锁:“这么说来,淮北地区无法防守了?”
他说到这里,看向了刘敬宣:“武岗男,你怎么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笔趣-第二千六百零六章 淮北防線不可守閲讀
刘敬宣站了出来,沉声道:“其实淮北地区一直是难以防守的,当年前秦南下,淮北各郡就是只能先抵抗,后放弃,甚至在前秦南下前的一年,君川之战时,前秦的兖州部队在俱难,彭超的带领下南侵,也夺走了包括彭城在内的大片地区。此战,当年我等亲历,虽然后来全部消灭了俱难的十万大军,但彭城也是一时无法夺回,直到后来淝水大捷,趁势北伐,才重新光复了这些地方。”
刘裕点了点头,跟着说道:“武岗男说得很有道理,淝水之后,彭城和淮北就一直在大晋手中,因为趁机夺取了齐鲁青州,所以淮北一直是安全的。后来张愿叛变,青州成为割据地区,但也一直跟淮北相安无事,直到慕容德在后燕灭亡后进入青州,割据建立伪南燕,淮北才重新面临强大的外敌。”
“以前南燕立足未稳,北魏是他的更大敌人,暂时不敢跟我们大晋开战,建义那次,慕容德曾有意南下,但最后跟臣约和而还。不过那次的和议,也撤去了武岗男和前任北府军刘镇北一直留在淮北一带的各山寨部队,所以南燕的铁骑再次南下,我们连预警的时间也没有了。”
刘毅冷冷地说道:“那按刘镇军的意思,是想让现在赋闲在家的武岗男,重招旧部,然后再次把淮北一线的山寨重新占据,重组以前的防御体系?”
刘裕摇了摇头:“我不觉得这样有用,淮北地区,一马平川,不象江南这样水网纵横,可以限制骑兵的机动,就算尽占淮北各寨,那也要四万以上的军队,防守从兖州到东海一线千余里的防线,没有长城,只能靠孤立的三十余个山寨,坞堡,防守起来只是孤立的据点,形不成整条防线。南燕骑兵若是再来,可以绕过这些据点,长驱直入,我们的兵力分散在各寨,想要集结都不可能,甚至,有可能给敌军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刘敬宣咬了咬牙:“既然如此,不如在北青州一线,建立几个京口,广陵这样的大型军营,屯兵上万,敌军若是大举前来,则举营出击,与敌野战。”
刘毅摇了摇头:“三处大营,屯兵上万,加上彭城,广陵等地的镇守兵力,还有各郡的防卫部队,加起来,光是江北六郡,就得有八万以上的兵马常驻于此,还不是那种平时散归为农,战时集结的,得是常备常驻,如此规模的兵力,只怕朝廷的钱粮无法供应,除非在江北全面恢复征税赋,不过这样一来,镇军将军当时承诺的免赋税三年的承诺,就此作罢。而且,长期大军镇守于外,却只作守备,那是疲国之举,我认为并不可行。”
司马德文急得一跺脚:“按刘豫州的说法,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之道了吗?”
刘毅面不改色,说道:“当然有解决之道,只是,恐怕刘镇军不喜欢听啊。”
人氣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六百零六章 淮北防線不可守讀書
刘裕平静地说道:“这里是朝议,有任何办法都可以光明正大地提出来,言者无罪,因为都是为了国事公心,刘豫州也是国之重臣大将,辖地邻接江北,可以说唇齿相依,江北六郡之事,也需要你的出力,所以这次你的意见,非常重要,陛下和皇后一定会好好考虑的。”
刘毅点了点头:“既如此,我也没什么放不下面子的了。镇军哪,江北六郡的移民计划,我从一开始就不赞成,当时你还跟我闹得很僵,觉得我是故意跟你作对,我们可是同生共死几十年的兄弟啊,我有什么必要在这种公事上跟你为敌呢?就是因为当时我就预料到了今天的这个结果,所以才会直言。”
刘裕平静地说道:“往事不必再提,只要说以后如何解决就行。”
刘毅沉声道:“以大晋的情况,经历了多年的内战,吴地残破,荆州一空,可以说是满目疮荑,最重要的不是在这个时候想着北伐建功立业,我们是军人,需要军功,但我们更是国之大臣,要为大晋百姓和江山社稷考虑,不能把个人的荣辱,青史留名这些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移民江北,屯田六郡,无非是为了北伐作准备,如果是二十年前的大晋,户口殷实,兵精粮足,那自然可以,但现在的大晋,连吴地都是荒田处处,无人耕作,荆州的民户不足十万,这种情况下,就不应该移民江北。甚至,不应该保留之前的大军,应该把大量的民夫充实江南的庄园,恢复生产,休养生息,和以前一样,只在豫州,兖州,京口,广陵这些传统的大营,保持一定的兵力即可。”
“你移民江北,屯兵六郡,如此做法,刺激了南燕,换了我是慕容超,也会为之警惕,这次借机掳掠一番,就是为了警告大晋,警告你刘镇军,不要主动招惹南燕。所以,如果要对其示好,那就尽撤江北六郡的移民,和以前一样只留少量兵力意思一下,北方的田地,暂不开发,山寨里保留数千退役老兵,由国家供应粮草,作监视之用即可。以你跟慕容兰的关系,可以让她出面,放回掳掠的百姓,以此,作为解决之法。”
谢混马上说道:“刘豫州的解决办法很好,臣附议。”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六百零六章 淮北防線不可守
郗僧施也跟着说道:“臣也附议!”
徐羡之的眉头一皱:“难道这回南燕占我州郡,杀我将士,掳我百姓这些罪行,就这么算了?给人打了一顿还要赔笑脸,刘豫州啊刘豫州,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忍气吞声的性子啊。”
刘毅面不改色地说道:“大丈夫得能屈能伸,谋国得绝对地理性,不能意气用事。当年桓玄篡逆,我们起兵建义之时,慕容德起大兵南侵,刘镇军不也是孤身赴会,又是送粮又是撤兵的以示好胡虏吗?难道这就不屈辱,这就不吃亏?刘镇军当年能忍让,今天就不行了吗?今天我们面临的局势比起当年也没好到哪里去吧。刘镇军,我说的你同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