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在末世種個田》-第四百零八章 得來全不費工夫熱推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小女孩显然是不想独自待在这里,她轻轻地拉着哥哥的手,眼里带着一丝乞求的神色。
“小琴,哥哥很快就会回来,好好的在家等我好吗?”
看到二人之间的感情,陆远的心中某个地方忽然被触动了一下。
不过他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在附近等着对方,因为他一会儿还要跟着对方去找苗承运。
刘明明熟练地生活,然后开始煮米汤了,看了一眼时间,感觉不能再继续耽搁下去,于是他轻轻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小琴,一会儿等这个米饭全部裂开了之后就可以吃了,到时候你要把这些火都给熄灭了,然后把柴给放起来懂吗?”
女孩微微的点了点头,忽闪的大眼睛当中依然是有些不舍。
陆远忍不住从口袋当中掏出了几个自己制作的奶糖。
“行了,别废话了,去了赶紧回来,这是一点吃的,你先拿着,等你把这些糖吃完,你哥哥一会儿就回来了。”
看到陆远手里的几个奶糖,刘明明和妹妹两个人的眼神都瞪得大大的,他们已经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吃过糖了,再次看到这些糖果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忍不住舔了舔嘴角,虽然说刘明明现在已经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是还是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妹妹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拿,但是一旁的刘明明却是飞快的伸手按住了妹妹的手。
陆远有些错愕,看着对方一眼。
男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笑容:“大哥,咱们萍水相逢,你不必要给我这么多东西,我们只要这些大米就行了。”
陆远只好讪讪的将手收回,对方显然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如果自己再施舍给他们的话,很可能会伤到这个小家伙的自尊,还有可能让对方误解,只不过陆远总是感觉这个刘明明真的是一个合格的男人,虽然他还没有成年。
这也说明刘明明极为的谨慎,不过他把自己带到这个地方来,就显得有些不太好了,万一自己真的是个坏人的话,那么他妹妹该怎么办呢?
不过陆远倒是也没多提醒,走到了门外等候了对方几分钟,很快刘明明安顿好了自己的妹妹,然后钻出了窝棚拍了拍自己身上破旧的西服。
“大哥咱们走吧,我带你去找人。”
陆远没说话,跟在对方的身后。
穿过了这座破旧的贫民区来到了一片废弃的小区,这里的房屋基本上百分之九十都已经坍塌了,但是依然有不少的人将这些坍塌的房屋重新垒好。
只不过这些房屋的坚固程度差了许多,有很大的可能就会直接倒塌,但是大家也都并不太注意了,能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总比在外面被冻死的强。
终于是来到了一栋废弃的医院,刘明明朝里面看了看,然后扭头对陆远说道。
“大哥你先在这等我,我进去问一下就出来。”
陆远没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看着对方离开,也忍不住朝四周打量了一眼,这栋医院大楼经过最近几年的摧残以后,房屋外面的表皮已经完全脱落。
附近的几栋房子都已经坍塌成了满地的碎砖,不少人试图在附近搭建房子,将地上的砖头都给拿走。
买卖砖头也成为了这里的一种特色,不少的人在附近守着,一旦有人靠近,他们首先会询问是不是来买砖头的,然后把自己的价格告诉对方。
但是如果你想抢的话,这附近数百个守着这些砖头的人肯定会一拥而上,他们的团结力很强。
陆远站在不远处,有些无聊,从口袋当中拿出了一包香烟,点燃一支消磨时间,附近几个卖砖的人向他投来了一丝渴望的神色。
很快就有几个人走过来搭讪,想问陆远买不买砖头,陆远心中无奈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买砖头。”
但是几个人还是不愿意走,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陆远手里的香烟,似乎想要捡个烟屁股,被这些人盯得心里有些发毛,陆远终于是将自己口袋里的那包香烟扔给了对方。
“拿去抽吧,别老盯着我的这个烟屁股了。”
一伙人像是一群得到了一把香蕉的猴子一样,立刻围堵在一起,他们很快将香烟分成了几份,第一个人拿起打火机,轻轻的点燃了香烟,接着用尽自己所有的肺活量猛吸一口,身旁的人立马将他的烟头给揪下。
“你特么的一口气给老子造了三分之一,你狗日的还让不让我们抽了?”
第一个抽烟的人满脸满足的表情,他一点一点的将口里吸进去的香烟送到自己的肺里,然后慢慢的享受了这个过程,表情飘飘欲仙。
很快四周的人都只投来了羡慕的神色,但是他们只是到这黑市当中来买东西的人,想抽香烟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不过看到陆远以后心里多少有点痒痒。
陆远闲的无聊,在附近等了一会儿,忽然远处那个楼里面传了一阵训斥的声音。
接着楼道口当中一个灰色的影子从里面滚了下来,然后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条木棍恶狠狠的指着摔下来的人。
“小崽子,以后再让老子见你,我特么的把你腿打断,给我滚。”
陆远看清楚了模样,这个人正是刘明明,此刻他浑身是伤在地上,趴了好久之后才慢慢的站起身来。
陆远眯着眼睛看着对方,而李明明看着自己身上又添了几个新的破洞之后,有种想哭的感觉,他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拍了拍身上的土,小心翼翼的将身上的泥一点点的都弄下来,看到了陆远,尴尬的笑了笑,然后走到了他的身旁。
陆远瞥了一眼对方想笑,但是却没笑出来。
“不好意思,大哥,这边的人我不太熟,不过你放心,我绝对能给你找到人的。”
陆远没有说话,而是指了指远处,沉思了一会儿问道:“这里面是什么来头,你为什么找人要去这里呢?”
“唉!这里是介绍人中心,我打算到这边把你需要找的人的信息给填报上去,没想到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搭理我。”接着刘明明朝地上吹了一口血水。
“我也刚知道,他们的主管换了人,我以前进到这里面根本没任何的压力。”
这句话就像是他在向陆远炫耀一样,只不过现在他被打的鼻青脸肿说出这种话来,让陆远感觉十分的搞笑。
“那还有其他的办法没有?”
“有……倒是还有一个,就是可能比这边还要困难点。”
陆远赶紧问道:“快说,现在时间紧迫,不能再耽搁了。”
“下一个就是直接去天堂会所了。”刘明明忽然抬起头看了陆远一眼,他的眼神当中带着一丝恐惧。
陆远也看了看对方,从他的眼神当中读到了这丝恐惧,于是他忍不住轻轻的拍拍他的肩膀:“既然有办法就去搞了,总比在这呆着的强。”
“可是……可是不买东西直接进去的话,可能会被他们给干掉,那帮人都是杀人如麻的家伙。”
“要不这样,我伪装成要买人的,你当介绍人直接把我给带进去,然后看看能不能找到苗承运。”
刘明明听到陆远要这么干,顿时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他忍不住的朝后退了两步:“大哥你……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想过去啊。”
“胆子这么小?怕什么啊?”
“可是……那里真的实在太危险了,我要是死了倒是没什么,关键是我妹妹她还这么小,她一定会被他们给卖掉的。”刘明明的语气当中已经带了一丝丝的祈求了。
陆远叹息的一声,然后直接开口:“你可是收了我的定金,完不成任务的话,你们这边怎么赔偿?”
“一般都是双倍……”话还没说完,刘明明顿时愣住了。
这句话基本上都是他下意识回答的,当他在看到陆远的时候,从他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丝戏谑的神色,他知道自己上当了。
“你有粮食赔偿吗?”
刘明明沮丧地摇摇头,心中已经后悔接这个大单了,甚至想着当时怎么没有多要点。
“放心好了,你只需要负责帮我带进去,其他的事情就跟你没任何牵扯了,如果我还活着的话会给你一批粮食,放心,我是不会亏的那些愿意活着而且富有正义的活着的人。”
说完陆远从口袋当中再次拿出了一包香烟,递给了对方一只。
“我不会抽烟。”
刘明明连忙摆手说了一句。
“不会就学,出来混的,不会抽烟怎么样?赶紧的抽完这根烟给自己壮壮胆,然后带着我过去。”
刘明明只好接过香烟点燃。扭头看了一眼陆远抽烟的姿势,然后将香烟放在嘴边,轻轻的吸了一口,顿时被呛得不停地咳嗽。
一旁卖砖的人看到他的这幅窘态,立刻哈哈大笑起来。
抽完了这支烟,刘明明将香烟放在脚底狠狠的碾了碾,似乎心里已经做了一个决定。
二人来到了天堂会所的面前,刘明明又忍不住的有些胆怯了。
陆远在后面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大胆的过去了,刚刚怎么跟我说话的就怎么跟他们说话,没事。”
刘明明点点头,扭头看了一眼陆远,然后咬咬牙迈着坚定的步子走了过去。
门口的几个守卫立刻拿着匕首走了过来,刘明明吓得腿稍微有些软,不过他还是坚持走了过去。
跟对方交谈了一番之后,那个拿匕首的男人朝陆远看了看接着招了招手。
陆远叼着香烟走了过去。
对方见到陆远竟然还叼着香烟,一个个的眼神里透露出渴望。
“有什么样的货色?”陆远随意的问了一句。
“你要什么样的?我帮你去找!”
“不用,我有自己的人,苗承运在不在?我找他。”
对方一听是找苗承运的,脸立刻垮了下来:“艹,非得找他是不是?老子也一样行。”
陆远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哼,你不配,我就要找苗承运,现在把他找回来。”
说完,陆远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包香烟丢在地上。
几个男人看到香烟之后,顿时眼睛冒出一股是激动的神色,他立刻捡起了香烟揣在口袋里,一边表示感谢,一边跑了进去。
刘明明在一旁看傻了。
“这么简单就搞定了?”
“是啊,就是这么简单,当然这个简单是建立在强大的经济基础的背后。”陆远也没想到会这么简单,而且看对方的样子和刚刚说的话,说明苗承运就在这里。
之前陆远还想着会有多难找,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快就结束了。
刘明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又好像没听懂一样看了看陆远没再说什么。
很快里面有一个身材干瘦的男子,一边披着衣服一边走了出来,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妈的,老子正舒服呢,这一会功夫都不能等了。”
说完,一脸不满的走了出来,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门前。
“谁找我啊?”
陆远朝他招了招手,苗承运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陆远。
“要买女人?什么年龄段的,有什么要求没?”
“先不找妹子,我找你。”
对方一愣。
“什么?你找我吧,抱歉没空。”
说的对方转身就走,然而还没离开陆远老虎钳一样的手就捏住了对方的手臂,苗承运显然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当即就打算掏匕首。
而就在此刻陆远却轻轻的掐住了对方的脖子,一把将对方拎了起来。
只见几个守卫立刻一脸紧张的要围过来。
“这里是天堂会所,你别搞事儿啊。”对方警告了一句。
陆远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众人:“没事,我跟苗承运谈点事儿,哥几个抽烟!”
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包香烟扔给了对方,几个人见到香烟后,又看了看苗承运。
“行!别伤人啊!”似乎在提醒陆远,几个人走到一旁去瓜分香烟了。
苗承运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脖子上,浑身不停的扭动试图逃脱陆远的束缚。
“想明白了吗?现在跟我走还是继续在这待着?”
“走,跟你走。”
苗承运从嗓子眼儿当中发出了这几个字,脸已经憋的通红。
陆远轻轻的松开手,对方一下子跌倒在地,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脖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
对方似乎还不打算就这么算了,掏出匕首想在陆远身上来几刀,然而他的手还没拿出来,陆远直接一个侧踢,将对方给掀翻在地上。
“我最讨厌别人搞背后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