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未晚向-439,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3)熱推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秦紫光看刑警周杨来了,马上要回避。
秦紫光一袭黑衣,自始面无表情,跟周杨一个招呼都没有打,就进了另外一间房。
张智和周杨去外面人少的地方聊了聊……
他们就站在门外不远处的草坪边上谈话。
周杨开门见山道:“看你为秦蕙的葬礼这样忙碌,就知道她是你很重要的人。”
张智苦笑一下,伤感道:“是我很重要的人,她还不是选择结束了生命,离我而去了……她若是把我当重要的人,就不会选择轻生。”
“真是很遗憾,”周杨道,“既然你们是这样亲密的人,你肯定知道,她为什么自杀。”
“秦蕙为什么自杀,”张智愁闷道,“我恨不能叫醒她,问清楚她,为什么要选择自杀,留下她的女儿秦紫光孤单一人在世上,让我为她伤心欲绝。”
周杨道:“秦蕙自杀前,你有看出她有什么反常吗?”
张智道:“——完全没有!”
周杨道:“她有跟你说过她最近有什么烦心事吗?”
张智道:“——也没有。”
周杨道:“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张智道:“半个月前,秦蕙的火锅店在辉州开业,我去捧场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439,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3)展示
周杨道:“你们作为亲密的情人,一般多久会见一面?我知道你是有妻室的,你和秦蕙应该没有同居。”
张智道:“说不定,有空就会见面。”
周杨道:“你们半个月没见面了,算是间隔的时间长吗?”
张智道:“以前也有一个月不见面的时候。”
周杨道:“秦蕙是前天自杀的,你那天在做什么?”
张智道:“早上一早,陪妻子去医院做康复了,你来之前肯定调查过我的家庭,不然你怎么知道我有家室,应该知道我的妻子因为车祸瘫痪了。”
周杨停顿了一下,问道:“一早是什么时候?”
张智道:“早上八点我开车送妻子去市康复医院做康复治疗,直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家。”
周杨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秦蕙自杀了的?”
张智道:“下午十一点多,秦紫光打电话告诉我的。”
周杨道:“秦紫光跟你很熟悉?”
张智道:“我是她妈妈的情人,她早就知道,她并不讨厌我,平时我们会三个一起吃饭、说话,所以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肯定会给我电话。”
周杨道:“关于这个问题,你解释的有点多。”
张智不经意地笑了一下,说道:“对,我有点啰嗦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439,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3)推薦
周杨道:“看你这么忙,我就不耽误你了。”
张智礼貌道:“周警官,那我就先失陪了。”
张智转身要离开时,周杨叫住他,问道:“你相信秦蕙是自杀的?”
张智耸了耸肩,遗憾道:“虽然秦蕙没有自杀的理由,但现实是她自杀了。”
周杨“嗯”了一声,陷入了沉思……
张智刚要进门时,秦紫光从里面出来,他们差点撞了一个满怀。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439,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3)讀書
秦紫光冷冷地问道:“那个警察跟你说了什么?”
张智从来没有见过秦紫光那双美丽的眼睛,会投射出那么冷峻的目光,心上不禁一颤。
秦紫光看他没有答她的话,便重复了她的问话。
张智道:“瞎问了关于你妈妈的一些问题,那个警察给我的感觉是,他觉得你妈妈不是自杀的。警察都是想象力丰富的人,有那种想法也很正常。”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439,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3)
秦紫光没有再说话,站在门前,看着那两个警察离开,他们突然停下来,又折转身来,望了望秦紫光,然后走向她……
秦紫光准备回避,但被快步赶上来的周杨叫住了!
周杨道:“紫光,我比年你纪大很多,算是长辈,我这样称呼你,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秦紫光面无表情道:“——你说。”
周杨望了望里屋大家正布置的灵堂,说道:“你妈妈年纪轻轻去世了,我很遗憾,望你节哀。”
秦紫光冷冷道:“警察先生,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周杨问道:“你妈妈去世那天,你是几点出家门的?”
秦紫光道:“上午九点。”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439,毒蜘蛛的秘密:第六章(3)分享
周杨道:“去那里了?”
秦紫光道:“书店。”
周杨道:“买书了吗?”
秦紫光道:“没买。”
周杨道:“什么时候回到家的。”
秦紫光道:“你上次问了。”
周杨道:“我想再问问。”
秦紫光不耐烦道:“下午两点多到家,发现忘记带钥匙,打妈妈电话,她手机关机,于是去店里找她,还是不见她,等到晚上十点多,还联系不上妈妈,于是让物管帮我找开锁人开了门,这个开锁的人可以作证。”
“那就是晚上十点多你进的家门,”周杨追问道,“你早上出家门时,你妈妈在干什么?”
秦紫光道:“她感冒了,一直躺在床上。”
周杨道:“你和你妈妈有好些日子,应该说差不多快一个星期了,没去店里照看生意了,是因为什么呢?店里的员工说你们平时一般不会这么久不去店里,还不跟员工打招呼。”
秦紫光道:“我和妈妈有事才没有去的,我们一个星期不去店里,也很正常,店里的生意有领班打理就可以了,那个领班很能干。”
周杨道:“你和你妈妈有什么事,才没有去店里?”
秦紫光道:“既然你问过店里的员工了,就应该知道我们去那里了。”
周杨嘴角上扬,笑了笑道:“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你说你和你妈妈出远门旅游去了。”
秦紫光道:“那只是我随口敷衍员工的话,因为他们爱管闲事,询问我们母女为什么不去店里,那是我和妈妈的私事,当然不能随口告诉他们。”
周杨道:“什么私事?”
秦紫光道:“——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你。”
周杨苦笑一下道:“你觉得你们的私事跟你妈妈去世有关吗?”
秦紫光面色变成了酱紫色,语气很坚定地说:“我不知道,我完全不知道她要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