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八十章 女性陣法師閲讀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原来孤崖真人真的是天外异变者,多谢穆兄眷顾,若无穆兄提醒,我恐怕就危险了。”赵靖言感叹中带着担忧,还带着后怕。
对于亲身领略过孤崖真人实力的他来说,可是相当清楚孤崖真人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大。
那样的强者,杀他只在反掌之间而已。
肖沐的提醒,让他觉得庆幸。
“下次孤崖真人再派人通知赵兄,赵兄直接通知我便可,我会代替赵兄,参加孤崖真人的聚会。”
肖沐说出自己的打算,话里话外都透出杀意。
“穆兄要对付孤崖真人了?”赵靖言一听就知道肖沐想干什么,惊奇之余,又发出赞叹,“以穆兄的实力,对付孤崖真人,必定手到擒来。可惜,孤崖真人承诺我的门神之宝是拿不到了,可惜!唉!”
说着,赵靖言连连感叹,摇头感到惋惜,他为孤崖真人打造宝物已经有数月之久。
这数月时光,依靠打造宝物,才刚刚攒足积分,可以从对方手中换取神宝了,结果肖沐的一个通知,就让他不得不舍弃神宝,让他如何不感到惋惜?
利用头发感知到现场情景的肖沐很清楚赵靖言在惋惜什么,淡淡表示,“赵兄勿虑,付出终会有回报,我相信赵兄早晚是能得到门神之宝的,而且只会多不会少。”
赵靖言一愣,紧跟着却惊喜问,“穆兄的意思是?”
肖沐笑了笑,并没回答赵靖言的问题,而是直接断开了联系。
难道……
和肖沐断开连接的赵靖言陷入深思,很快就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喜色。
同时,肖沐却在做着差不多同样的回忆:
“孤崖真人敢于承诺给赵靖言宝物,并且豪迈的让赵靖言任选一种,毫无疑问他手中的门神之宝不止一件,甚至可能拥有全套。”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ptt-第八百八十章 女性陣法師分享
“也许除了门神之宝之外,孤崖手中还有其它宝物,此人真是散财童子,接下来先想办法找到此人再说。我有鸿蒙令符,当可击杀此人。”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八十章 女性陣法師分享
随后,肖沐继续修炼,同时留意暮林村中发生的各种事件,顺便打探太沧城隍、孤崖真人、长生老祖这一类神灵强者的信息,并特意嘱咐朱平帮忙搜集和白府君有关的消息。
城隍之宝需要获取,生死印也要找到,但对肖沐来说,最最重要的还是找到白府君的信息,找到另外半块阎罗令,以期让自己在步入神灵境巅峰之后,可以直接突破成为正神。
天外异变者的活动似乎更加频繁了,暮林村中出现了更多神灵层次的异变者,而天外异变者的频繁活动毫无疑问意味着要有大事发生,这让处在修炼中的肖沐都感觉到了强烈的紧迫感。
七天后,正在修炼中的肖沐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手机,惊讶的发现和自己联系的乃是失踪多日,好久没有和自己联系过的尊。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線上看-第八百八十章 女性陣法師
“尊前辈好,好久不见!”
肖沐接通手机视频通话,便在屏幕中看到尊和善的面容。
“呵呵,肖沐,好久不见了。”
尊对肖沐一直保持着尊重,即使是肖沐实力很低的时候,都是直呼肖沐的名字而不是叫他小肖,这个习惯从来没有改变过。
“好久没有联系,尊前辈最近都在做什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肖沐对尊有更多的好感,一直保持着尊敬。
这不仅是因为尊从他实力低微时就一直对他保持尊重,更重要的则是从对方的处世态度当中,肖沐觉得此人比其他同一个层次的异变者更加靠得住,比如黄渊。
“这次找你还真的有事。”
尊说话不紧不慢,“你现在是在暮林村吧(肖沐点头)?据总部传来的消息,暮林村最近有大批异变者进入,准备抢夺生死印。我准备前往暮林村支援。”
“尊前辈要来暮林村?”
肖沐对尊的决定略感意外,同时,他也意识到了,最近的暮林村,的确变得更加精彩了。
天外的异变者越来越多,尤其是神灵层次的强者,正在大量涌入暮林村。
甚至,还有正神强者,比如正西府君,就在为进入人间、进入暮林村做准备。
尊点头郑重道:“生死印非比等闲,牵涉到生死老祖的位业。天庭是不可能放任这么强大的位业落在我人间手里的。”
“天庭派遣大批强者进入人间,估计是做好了破釜沉舟的打算,要孤注一掷,不惜代价的抢夺生死印了,我岂能不去?”
肖沐一时无言,人间像尊这样的异变者有很多,联合起来共同守护着人间的尊严。
“尊前辈需要我做什么?”肖沐趁机问。
尊微微一笑,“倒也不需要你帮我做些什么,嗯,我听说太沧城隍也在暮林村?”
“太沧城隍,前辈也要找太沧城隍?”
肖沐有些惊讶,但很快就猜到尊要找太沧城隍的原因。
这位尊前辈和自己一样,乃是城隍位业,已经拥有生死簿和判官笔,缺少城隍的官服。
甚至,尊的城隍之宝还不如自己完整,至少自己不久前刚刚得到了玄阳炎金袍,尊手里可能连一件都没有(肖沐根据自己以前的信息判断)。
尊淡淡道:“太沧此人实力不低,算是个不错的对手。同为城隍,我想和他一战很久了。”
我也想和太沧一战很久了,尤其是步入神灵境巅峰,掌握《延寿》之术之后。
肖沐心里暗暗说了一句,嘴里却客套,“那我恭候前辈到来。”
“除了太沧之外,我还掌握了一些其它信息,也许对你有用,等我到了之后再和你联系。”尊和善的点点头。
“那我随时恭候前辈到来!”
肖沐再次客套,同时心中却不禁开始期待尊要告诉自己什么信息。
挂断电话,肖沐很快就收敛思绪,继续修炼起来。
第二天,天刚刚亮,修炼中的肖沐就突然产生感应,于是不得不再次中断了修炼。
他忍不住放出神念,结果发现和自己联系的乃是朱平。
朱平正通过头发和自己联系。
“我马上到!”
肖沐将神念通过自己的头发释放出去让朱平知道,接着从住处出发,一直往朱平所在的地方遁行而去。
朱平的位置在暮林村的正南方,大概在村子中心正南的位置,和赵靖言家的距离相对较近。
此地的气氛极为诡异,让人一靠近就有灵魂出窍之感,不得不收敛心神收摄抵抗。
即使以肖沐的实力,都受到了那种诡异气氛的影响。
而附近的住户,每一户的家门口都点着巨大的红烛。
红烛上方巨大的火苗滋滋冒着青烟,将天地映出一派红光,维持着这一小片世界的稳定。
“拜见穆兄!”
朱平一直站在路边等候,在他手里,一直提着一盏大红烛灯笼,通红的光辉在朱平身周隔离出一小片稳定的世界,让他不受此地诡异气氛的影响。
看到肖沐,朱平急忙过来行礼。
“朱兄不必客气,发生了什么事情?”肖沐停下遁光,耐心查问。
“穆兄请看。”
朱平伸手往正前方(正北)的大路上一指。
肖沐游目顺着朱平的手势看去,心绪顿时一凝,在那条大道附近,他看到十几个普通人阴魂走出了家门,而前方似有呼唤,让这些阴魂不由自主的往正北方向移动。
不过,及时燃起的红烛的光辉却把这些普通人定住了,让他们不再向前。
正神体系?还是轮回体系的神灵在此施展了威权之术?
肖沐内心沉凝,暗暗猜测此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平紧跟着又道:“昨天晚上,村里的一位阵法师被天外异变者杀了,这里就是他家。”
说着,朱平伸手往右前方一指。
那是一个很精致的院子,和普通的农家院子不同的是,这个院子不是用砖瓦房打造而成,而是一个小型的园林,园林虽小,却有池塘,亭子,竹屋,园林外面,是一圈低矮的篱笆墙。
园林外面有阵法守护,不仅能隔绝外界的杂音,也让普通人很难轻易看穿里面的布局。
不过,园林外面的阵法只是普通的守护阵,能影响普通人,却不能影响肖沐这种层次的异变者。
“等我进去看看再说。”肖沐的目光锁定竹屋。
“穆兄请!”朱平伸手客气的请肖沐先走。
肖沐不再客套,迈步进入园林,园林外面,正有数名暮林村护村队的阴神境异变者守卫。
这些护村队的成员显然都是朱平的手下,看到朱平陪着肖沐过来,虽然不明肖沐身份,却也都恭敬对肖沐行礼。
肖沐径自进入园林,走进竹屋。
于是就看到一具外表看起来三十来岁身穿灰色葛衣的一名女性异变者的尸体正趴伏在一张普通的木桌上。
这名女性异变者死亡后保持着坐姿,坐在一张极有可能是自己手工编造的圆形竹制靠背椅上面。
肖沐游目房间四周,房间简单洁净纤尘不染,毫无打斗的痕迹。
除此之外,女性异变者的尸体已经彻底泯灭了灵性,这意味着在女性异变者死亡的时候,她的阴魂也脱离了她的身体,被杀人者抹杀了。
言情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第八百八十章 女性陣法師推薦
连阴魂都消散的异变者再想探查其死因就难了啊。
肖沐的目光重新落在女性异变者阵法师的尸体上面,几秒钟之后,他伸出手掌,利用右手食指在空中勾画。
真实之力从他的指尖射出,在空中勾划出真实的物体,渐渐的,一方纯粹由真金之力组成的镜子便凝聚成型。
灵镜术!
肖沐直接使用了灵镜之术溯本追源。
灵镜出现的那一刻,就有灰蒙蒙的光华从镜子里射出,肖沐右手轻推镜子,让镜子对准女性阵法师的尸体。
从镜面中射出的灰蒙蒙光华打向女性阵法师的尸体,肖沐突然张口,吐出一口真实之气。
这口真实之气直接在空中融合,变成一个普通的瓷碗。
肖沐摊开手掌,遥遥对着瓷碗一盖,瓷碗上方,从肖沐手中涌出的真实之力就化作一块黑布盖在了瓷碗上面。
这时,瓷碗中传来汩汩的声响,肖沐手掌突然一翻,瓷碗就翻转过来,像是倒扣在了黑布上面。
噗!噗!
瓷碗中突然滴落一滴接一滴的黑水,黑水滴落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竹制的地板被黑水凿穿了,开始腐蚀变黑。
可是,滴落在地板上的黑水立刻就蒸腾而起,变成灰蒙蒙的雾气。
这雾气开始扩散,眨眼间便蔓延了整个房间。
房间中,女性阵法师对面,突然多出一个体型颀长的男子身影,周身散发出邪魅的气息。
“太沧城隍!”
肖沐眼望灰雾中凝聚而成的男子身影,忍不住失声。
这男子身影在他看来十分眼熟,正是他一直找不到的太沧城隍。
突然之间,太沧城隍的身影居然动了,这虚幻出来的身影似乎感应到了别人对他的窥探,突然伸手一拉。
一方纯粹由死之力组成的黑幕被拉扯过来,挡在了太沧城隍面前,同时也挡住了肖沐的视线。
“穆兄,你说杀人的是太沧城隍?他为什么要杀芮薇阵法师?”
听到太沧城隍的名字,朱平不自禁的产生了一些慌张。
“芮薇的实力怎样?”肖沐转头向朱平询问。
“阴神境中期,可能是后期,但不会太高。”朱平想了想,给出一个不是很确定的答案。
就算芮薇是阴神境后期,那也不值得太沧城隍亲自动手击杀。
太沧城隍不会无缘无故击杀这种层次的异变者,芮薇手中,也许掌握了其它秘密或者宝物,才会招致太沧城隍亲自出手,否则根本说不过去。
“现场发现什么了吗?比如说宝物,资料什么的?”
肖沐接着又问。
“只找到了几个储物盒,一部分放在芮薇阵法师身上,一部分放在房间里,但都没有被动过。”朱平边说边拿了几只储物盒出来,摆放在肖沐面前。
他将储物盒一一打开,肖沐随便看了几眼,发现储物盒中只有一些能量果实和普通阵法材料之外,就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致。
太沧城隍连储物盒都没动,毫无疑问不可能是为了芮薇手中的宝物而杀人,“除了这些物品之外呢?有没有调查芮薇阵法师生前的情况,生前在做什么事情?是否牵涉到奇特的阵法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