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txt-第兩百五十五章 無解分享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凰久儿赶紧抬着小脸望向彦辰,见他没什么表情,暗暗的放下心来。
只是,说过这话后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沉默着。
彦辰也没有立刻回答她,也沉默着。
趴在凰久儿肩头的墨君羽好像真听进去了她那句话,就真的这么一动不动。
其实仔细一瞧就会发现这货其实是睡着了。
火熱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五十五章 無解
在妙音禅境的桃花林里,他一直寻找出口,眼都没有合上过。但是也很奇怪,他在里面没有感觉到一丝困意,反倒是出来后困意悄然袭来。
他困的不行,强撑着忍到现在,闻到久儿身上熟悉的香味,还是没有坚持住睡了过去。
凰久儿没有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只以为这货今日居然乖的不行。她没有多想,毕竟现在可是有更重要的事。
她眼巴巴的望着彦辰,大而亮的双眼似乎不知不觉还蒙上了些许雾气,惹人怜的样子谁看了不心疼。
彦辰似乎有些头疼的扶了下额,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尴尬,无奈的道,“久儿,辰叔叔,真的没有解开诅咒的方法。”
他当初也只是一时兴起,才弄了这么个地方,弄好后也没有人进去过。对于这个诅咒就更是个意外,偶尔在一本古书上瞧见过,是一个叫天冥玄咒阵的诅咒阵法。他好奇之下就在里面布了一个,只是阵法怎么解他倒还真没研究过。
这话真是平地炸出的一道雷。
凰久儿愣了半晌,又仔细打量了他半晌,确定他并不是诓她,辰叔叔脸上那丝尴尬她可是瞧的仔仔细细,若不是真的,辰叔叔根本就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只是她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难道,墨君羽以后真的就只能是以狐狸的样子度过这一生,他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能接受。
凰久儿不免将眼神放到墨君身上,发现这家伙居然淡定的没有一点反应,太不寻常了,有点诡异。难道是绝望的放弃了?
她轻轻的将他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只是眼神一扫到他紧闭的双眼,心不由得一紧,往上提了起来。有那么一瞬间,她心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但眼神紧接着看到他微微起伏的胸膛,提起的心又安稳的落了回去。
不怪她多想,那个妙音禅境是个什么情况,还有那个诅咒,连辰叔叔都没有办法解开,有没有什么其它影藏的影响,也是说不定的。
“久儿你放心,对他的生命无碍。”
彦辰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凰久儿微愣了一瞬,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没什么情绪的将长睫垂下,低低的嗯了一声,“嗯,我知道了。”
对生命无碍,可是对生活有碍啊。
也不知道墨君羽醒来后知道这个事实,会不会难过的离家出走。
“这个诅咒虽然一时解不开,但是你也不要灰心,阵法的力量有限,等他身上的诅咒之力消失,他也就能变回来了。”彦辰想了想,冷不丁的加了这么一句。
凰久儿幽怨的抬眼看着他,“辰叔叔,你怎么不早说?”
彦辰握着茶杯的指尖一顿,不自然的说道,“刚刚……才想起来。”
凰久儿满头黑线,粉拳握了又握,要不是……算了,不提也罢,辈分摆在那,她连想都不敢想,也只敢在心里大声的吼一吼“辰叔叔,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说才想起来,才想起来,那神经得是有多粗条才能干出这事来啊”。
好吧,她吼完了,心里舒坦了。脸上维持着一个笑的问道,“辰叔叔,您老再想想,这个诅咒之力要多久才能消失?”
只是她刚说完,彦辰脸上又是一个尴尬紧接而上,凰久儿心说要完,辰叔叔估计又得说不知道了。
果然,下一秒。
彦辰眸华闪了闪,“嗯,不知道……”
看吧看吧,她猜的不错吧。只是,彦辰似乎还有话要说。
他俊美脸上闪过纠结,“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或许是几天,或许是几年,或许到死都……久儿,你做好心理准备。”
彦辰每说一句,凰久儿脸色就黑几分,最后一张脸黑的比锅底灰还有黑上几分。
做好心理准备?怎么做好心理准备,她这才刚刚看到一点希望,就给她整这么一出。
真是捏死星儿他们的心都有了,辰叔叔她不敢动,星儿他们她还是敢的,柿子挑软的捏不是么?
然而下一秒,彦辰突然笑了。
凰久儿疑惑兼不解的望向他,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果然只有她一个人才在乎。
心情郁闷啊,辰叔叔你就算不喜墨君羽也不要笑的这么张扬好吧,好歹顾及一下她的感受啊。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五十五章 無解鑒賞
“放心,辰叔叔会想办法,你要相信辰叔叔,只要我出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这话,怎么有点嘚瑟的成分在里面。凰久儿眯着眼仔细的审视着彦辰,想要搞清楚她是不是幻听。
可他?说完话就恢复成一如既往的淡然冷漠,慵懒惬意,风姿卓绝,貌似凰久儿刚刚听到的笑是错觉,那句话也是她胡乱想出来的。
但是,这么可能,她耳朵有这么不好使?天塌下来,她都不信。所以说,她听到的绝对不是幻听,没想到,辰叔叔居然是个闷 骚男啊,她似乎发现了了不得的事。
凰久儿憋着笑,小脸通红,但是脸上的神情是严肃的点头,“嗯,我相信辰叔叔。”
辰叔叔的能力她是绝对相信的,既然他都保证了,就一定会做到。只是还有一事她不明白啊……
“辰叔叔,你为何要让他进妙音禅境。”就是这个问题,难道辰叔叔是想找个试验品来验一验他无聊弄出来的玩意好不好用。
嗝,凰久儿觉得她有点真相了,怪异的眼神转到彦辰身上。
而彦辰的表情好像也刚好验证了她这一想法,神色又是闪过一丝尴尬。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瞬,但没能躲过时刻注意着他表情的凰久儿,小脸立马哀怨起来。
彦辰低咳一声,借由喝茶掩盖那丝尴尬,但茶水总有喝完的那一刻,他不得不放下茶杯,开始解释:“其实,并非你完全所想的那样。”
“不是完全,那就是有的意思咯。”
“咳咳,进入妙音禅境对他还是有好处的。”
“什么好处?变成狐狸吗?”
“呃……不是,”彦辰突然顿住,古怪的看了她一眼,续道,“久儿可知他身上的封印是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