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99章 宰相被綁架了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很难想象,对章惇背刺的这个人竟然是蔡卞。
而蔡卞一直都是章惇的副手,甚至没有任何官职和权势的要求,任劳任怨,为章惇的一切决定付出。
这样的人会叛变,这让章惇的心情非常沉重。
朝堂,就是朝堂。
不是依靠感情维系的地方。
此时蔡卞正在和皇帝对答。蔡卞不像元丰、元祐时期的御史们,弹劾官员仅仅是用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而司马光无君无父的证据是确凿的,而且几乎所有朝臣都知道,这是司马光泄私愤的行为。
这就是二十多年前,发生在京东东路登州的阿云案。
案件很简单,阿云是个可怜少女,父亲早亡,母亲又在年前病故,她在服丧期间被叔叔嫁(卖)给了村中一个又老又丑且穷的男人韦大。当然,当事人会说将阿云嫁给这个老男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阿云的叔叔在图什么?
不是图彩礼多,还能是什么?
难道是人品好?
悲愤欲绝的阿云不甘心人生被左右命运,决定反抗,想要杀了那个男人。刺杀很不顺利,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被人发现,被官府抓捕。案件以谋杀亲夫定罪,按律当斩。上报到知州许遵这里,许遵却认为不妥当,阿云在服丧期间,如何能嫁人?
死刑被驳斥,改为伤人。
案件一直上报到刑部,审刑院,大理寺,都做出了绞刑的判罚。等于阿云死定了。
可案件在之后有了转机,许遵升官了,他回到京城担任大理寺卿,然后案件继续被驳回,大理寺这时候是许遵当权,当然不会打自己脸,同意刑部的判罚。于是审判结果被推翻,一直到了皇帝面前。皇帝也不好判断,让身边翰林学士司马光和王安石去询问和提出最终意见。两个人也提出了截然相反的判罚意见。
王安石认为要宽宥,阿云有自首情节,且母丧期间,嫁娶不合理,不该判罪。司马光认为,阿云有杀人的决心,并且按照刑律,杀人且伤人躯体不在宽宥之内,按律法要杀。宰相陈升之、韩绛、吕公弼下场支持王安石;枢密使文彦博、御史中丞滕甫,还有刑部支持司马光。然后大臣们围绕着这个案子吵了一年多……
加上前期审判和推翻,继续审判和推翻,这个案子总共经历了五六年时间。活活把一个少女,拖到了人妻的年纪。
神宗皇帝当时已经准备变法,不能让此案继续拖延下去,扰乱变法。于是,他站出来最终做出了决定,阿云改判,不以谋杀亲夫罪定。并且认定,以后这类案子,有自首情节的,可以降两罪判罚。大宋只要不是死刑,其他罪处罚都不严重,很快阿云就回去了。
都市小说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699章 宰相被綁架了讀書
似乎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但是十六年后,司马光被任命为宰相,他上台第一件事,就将已经嫁人的阿云抓来,彻底推翻神宗皇帝的裁决,用一个女人的死,维护了他的面子。
案情说完了,蔡卞对皇帝愤怒道:“司马光执掌中书门下一年,累犯投敌,谤君,乱政之罪,其罪不亚于谋反造乱,还请陛下定夺!”
赵煦沉默了良久,这个罪他不太好定。但是胸口的怒火却依然烧了起来,毕竟他爹神宗皇帝被司马光挑衅了皇权,此罪不可赦。
在朝堂上,苏辙刚想要开口,却被刘安世拦了下来。刘安世出班站定之后,指着蔡卞怒道:“改政是宣仁太后母改子政,和司马公有什么关系?”
说到母改子政,赵煦的火气更是加大了不少。别人不清楚,他能不明白吗?这就是司马光给他祖母出的馊主意。轻飘飘的一句话,却将神宗皇帝十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这就和骂了皇帝的爹似的,不可饶恕。
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赵煦也不忍耐了,当即一拍龙胆,沉声道:“司马光窃相位,私心作祟,其罪难逃。还有意见吗?”
赵煦的目光落在了苏辙身上,这时候苏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刘安世就是决心牺牲自己,保全其他的元祐大臣。这里面包括他和吕大防。
毕竟,苏辙和吕大防牵扯的事件不多。
完全有机会保下来,但是刘安世就难了。他是司马光的弟子,根本就难以推脱。
有道是临死拉个垫背的,想要拉蔡卞不可能,章惇更是没有机会,曾布也滑不溜秋不好下手。刘安世的目光落在了邢恕身上。
这家伙看他就不顺眼,当即选定了邢恕。
刘安世当即告密道:“启奏陛下,当初不少建议都是程颢为家师建议的,臣不敢藏私。比如避战,就是如此。”
“程颢?”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李逵的逆襲之路 線上看-第699章 宰相被綁架了推薦
“没错,就是程颢。不过臣以为程颢乃道德学究,做不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来。”刘安世明知道司马光的名声不能保,干脆就将所有的责任推到才能上了。司马光的才能做翰林学士当然没问题,可是做宰相,确实有点强人所难了:“陛下,您也知道家师不善施政,基本上下面的人说什么,他都觉得有道理。程颢建议很快就被家师采纳,才有了诸多错处。”
“臣以为,应该另有其人在其后推波助澜。这个人必然是程颢身边之人。”
皇帝赵煦这才记起来,好像朝堂上议论的议题是针对二程理学煽动民意,朝堂需要出雷霆手段打压理学。怎么突然间就一竿子捅到了司马光的坟头?
对司马光,皇帝也很无奈。这家伙已经死了,刨坟肯定不合适。贬谪一个死人,不痛不痒,又没有什么大用。关键是不解恨呐,根本就看不到司马光倒霉,如何让仇人心中释然?
这家伙已经死了,除非真的像当初蔡卞、章惇建议的那样,刨了司马光的坟头,要不然贬谪而已,更本就奈何不了司马光。
尤其是司马光没有纳妾,他和发妻张氏的两个儿子早夭之后,就过继了兄长司马旦的儿子司马康做养子。
可惜,司马康身体不好,早就死了好几年了。
似乎针对司马光的报复,只能刨坟一条道了。堂堂皇帝,怎么能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来?
即便朝臣有这样的建议,也不该支持。
程颢的出现,恰恰弥补了要惩办人,却没有案犯的难题。程颢虽已经死了,毕竟他有个弟弟程颐,如今可是天下闻名的伊川先生。当然,还有一个人非常惊恐,这个人就是邢恕。刘安世身为御史中丞,办案经验丰富。怎么可能给邢恕脱罪的机会,干脆就来了个死无对证。事实上,当初程颐都要比程颢和司马光的关系更近,即便是进谗言,也该是程颐,而不是程颢。
当时的邢恕并没有被贬谪。还在京城做官。他官职不大,算不上是变法派的大人物,最多只能是帮着摇旗呐喊之人。
而邢恕在元祐初年,还投靠了高氏兄弟,这俩人是宣仁太后的侄子,也是太后当政之后,能够倾听朝臣的耳目。
当时邢恕就天天帮着俩人出主意,甚至奏章都是他代写。
为了两个草包外戚,邢恕当时可是操碎了心。
可惜,后来他的用心良苦不但没有被高太皇太后欣赏,还被当成了小人,给贬谪出京了。
这段过往,他从没有对外人说。但架不住高氏兄弟最没个把门的说了出去。
皇帝赵煦之前是很欣赏邢恕的,毕竟,他身边的大臣能像邢恕这么会来事的真不多见。说话好听,办事体贴。要是宦官,就更好了……
可这份欣赏,当刘安世说到:“高氏兄弟当年为了取悦宣仁太后,故意诽谤朱太后,以太妃之封赐为陛下生母,此举才是羞辱了陛下啊!”
朱氏可是皇帝生母,赵煦登基之后,竟然被赐封为太妃。欺负的是寡妇,可巴掌打在儿子赵煦的脸上。
邢恕跳出来指着刘安世怒道:“刘安世,你别信口胡说,邢某坐的端,行得正,什么时候做出如此献媚之举?”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ptt-第699章 宰相被綁架了看書
这话就连边上的杨畏都听不下去了,蹙眉直摇头。心说:你要是行得正,坐的端,这天下估计就没正经人了。
刘安世当然不会如此放过邢恕,拉拉扯扯地扭住邢恕道:“既然刑尚书说自己正派,不如让满朝文武说说看,你正派在哪里了?”
“林尚书,你看……”
林希扭头不说话,这个证人不好当。
“杨学士……”
杨畏拱手含笑道:“邢大人,你我仅是同殿为臣,就不要为难本官了。”
“王尚书……”
邢恕绝望了,发现自己的人员好像真的很差。最后落在了曾布的身上。曾布多奸诈的人,怎么可能替邢恕出这个头?
而且,程颢又是邢恕的老师,这家伙身上一摊烂事,让他想帮都没下手的机会啊!
曾布冷笑扭头,不去看邢恕。
事到如今,皇帝怎么可能还不明白邢恕这厮的奸诈,怪他错信了奸佞。
不过皇帝赵煦也不能自己下决断,毕竟万一他决定错了,连个补救的机会都没有了。干脆对章惇道:“章相,此事你去查明白之后,将名单拟出,交朝堂廷议。”
退朝之后,章惇拦住了蔡卞。
蔡卞露出苦笑状,良久才开口道:“章相,我必须要给王公正名,哪怕被天下人唾弃,我也在所不惜。”
这话一出,章惇哑口无言。
蔡卞才是王安石的女婿,他要是不站出来,彻底打压元祐当人,还让他们窃取高位,这就说明在皇帝心目中,王安石也立身不正。
都在气头上,也不好多说,蔡卞躬身道:“下官告退。”
另一边,吕大防和苏辙邀刘安世叙话,刘安世也明白,蔡卞抛出了阿云案之后,他和他的老师司马光将退无可退。
这时候,任何牺牲都毫无价值。但有些事,做了,就是做了,就算是做错了也需要有人承担。而这个人,无疑最合适的就是刘安世。他别无选择。至于为什么要拉着邢恕一起倒霉,他只不过是单纯的厌恶邢恕。尤其是这家伙身上到处都是破绽,很好对付。还是敌人阵营的,这就更好了。不选邢恕,还能选谁?
紫宸殿的廷议,如同一阵狂风一般席卷了整个京城。
就连平日里对朝政不怎么关心的兵统局,也仿佛觉察到了京城的风向要变了。
蔡京急匆匆的从外头回来,穿过回廊,跑向后衙,冲到了李逵的官舍,进言道:“大人,机会来了!”
李逵如今也要三天两头上朝。蔡卞背刺章惇,对元祐党人发难的时候,李逵就在紫宸殿上,只不过他官小,只能站在后头,看看热闹而已。蔡卞的这份奏折一出,党争必然会兴起。这对于兵统局来说影响不大,但是对蔡京来说,却是个不错的机会。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第699章 宰相被綁架了展示
他凑近道:“大人,以下官之拙见,此事过后,京城将有不少官职空出来。如今户部尚书,和门下省主官是否会被波及下官不得而知。但台谏的御史中丞刘安世注定要出京城,一旦他离开,空出的御史中丞可是个不错的选择。”
李逵抬眼看向了蔡京,觉得这老家伙居心不良,想要他走,然后霸占兵统局。继而,霸占兵统局的小金库。
尤其是蔡京装紧张的样子,很不过关,他一眼就看出这老小子肯定事先知道。李逵笑道:“我刚擢升为四品,此时升迁,恐起非议,不合适。”
“大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蔡京仿佛对李逵很上心,他的名声受损,如今还在蛰伏期。要等京城官员差不多都忘了,才有机会。当然,他也争取过,可惜被人无情拒绝了。这个人还是他弟弟,这让蔡京很受伤。
“元长,兴起党争之乱的可是你兄弟蔡卞。怎么,你就没有提前获得过消息?”李逵问。
蔡京恼怒的拍着大腿,怒道:“我家的兄弟,性格执拗,自从出了秦凤路这档子事之后,他就处处看我不顺眼。我也不想如此庸庸碌碌下去,可是他连给我个表现的机会都不肯,可恨。”
“哦,你是说你早知道蔡卞要对元祐党人动手?”李逵问。
蔡京捋着胡子悠哉悠哉道:“当年,绍圣元年我比他更早召入京城。他刚来京城的时候,住在我家里,我能不知道他的心思?他是王公的女婿,一心想要为王公正名,可惜当初发动的条件不太好。西北大战,二十万大军被西夏拖住,朝堂和皇帝都没有心思兴起党争。”
“这一忍,就是两年多。这家伙也是够能隐忍。我就知道他憋着坏水,可惜了,像我如此耿直的性格,却被当成奸人。而天下都把他当好人,还有没有天理啊!”蔡京懊恼道:“不过大人,御史中丞这个官,比寻常的尚书都要体面,真的是个好机会。”
蔡京进一步进言道:“章相应该没有这个想法,必然被我家兄弟给胁迫了。”
李逵好奇道:“怎么个胁迫法?”
“这简单,只要在朝堂上,引起皇帝的怒火之后。章相可是如今变法的执行之人,他要是不支持为王公正名,试问,他还有什么资格做这个变法主持之人?到时候宰相职位都悬了。变法派内部都会对章相怨言相加。可只要章相点头认下,他就落在了我家兄弟的圈套之内。只好一条道走到黑了。说起来,可怜啊,堂堂宰相却被副手道德绑架了。我要是宰相,绝对要被气疯。”
对于权谋,蔡京的水平比一品大员一点也不差。
不过他的手段过于直接,很容易给人咄咄逼人的不适。
御史中丞?
这个官职李逵倒是从来没想过。正三品的高官,比尚书都威风。甚至比普通的刑部、工部、兵部都要重要。也是门下省最为重要的一个衙门主官。
谁不服,就弹劾谁!就问怕不怕!
下午,李逵翘班去了都事堂。
章惇本来心情就极坏,看到李逵的那一刻,老头心情糟糕地问李逵:“你来可有要事?”
意思很简单,要是没啥事,你可以走了。
李逵却自来熟地凑近道:“章相,我听说御史中丞之位……”
“滚出去!”
章惇正愁心中的郁闷没处发泄,指着李逵怒骂。